156中文网 书库 武侠修真 逍遥小散仙 卷之十六:天命运数   (第十回)困兽

卷之十六:天命运数   (第十回)困兽

小说:逍遥小散仙| 作者:迷男| 类别:武侠修真

    小玄怒不可遏,就要掀帷而出,却被皇后死死捉住,滚烫的唇儿贴着他耳心悄悄道:“傻瓜,人家可快活着呢,你仔细瞧。”小玄定晴望去,见那妃子浑身娇抖,颊侧一片火似的浓晕,呼吸急促,雪腹一阵痉挛,花底竟然顺着那根金色巨角冲出一股股粥似的白浆来,赫是,不由目瞪口呆。

    “是不是?”皇后悄声道,吐出嫩嫩舌尖,在他耳心里轻轻地挑了一下。

    小玄转面望去,见她双颊晕酡,紧贴自己,竟是情动已极。

    皇帝狂躁渐极,突地抽身后退,一把将底下的金色巨角拔了下来,摔在地上一通狠践怒踏,喉底怒吼:“玄玄子!我要你万世不得轮回!”刹那间,小玄已瞧清皇帝下边的真身,竟是根蔫巴巴的肉儿,虽已微见,却仍丑弱如将朽之木。

    “皇上息怒!少主息怒!玄玄子那厮,早就灰飞烟灭啦!”凌婕妤在榻上轻呼。

    皇帝倏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粗暴地将之从任意榻上扯了起来。

    凌婕妤慌忙跪下,双手攀住皇帝两腿,张开紫滟滟的水唇,罩住了那根半死不活的肉儿,一阵噙裹吸吮。

    皇帝腰腹收紧,身躯微微抽搐,十指如钳地捏紧了美人的粉肩。

    凌婕妤抬起眼妖媚地瞧着皇帝,口吮唇汲舌抹齿噬,百般承欢取悦。

    皇后双臂突尔勾住小玄脖子,垫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小玄张唇接住,皇后的嫩舌竟然直钻过来,鱼儿般溜入口中,不禁一阵心动,亦张臂抱住了她。

    两人唇舌粘缠,紧紧相拥,胸口皆感觉到了对方的心跳。

    良久,皇帝终于松弛下来,一头栽倒在任意榻上。

    凌婕妤仍跪地上款款吞咽,直至口中点滴不余,方敢起身爬上任意榻,乖乖巧巧地投入皇帝怀中。

    “说,七绝覆到底哪里去了!”皇帝冷冷道。

    “臣妾不敢乱言,但眼下多半是给七绝界夺回去了。”凌婕妤道,抬臂搂住了皇帝的脖子,赫是适才被拗断的那只。

    “仔细禀来。”皇帝哼了声。

    “自骷髅老怪弄丢了七绝覆后,臣妾这数月来一直在四处奔波暗中追查。原以为宝覆落在玄教门人手中,不料其后却出现在泽阳战场之上,各方传闻已为小魔君所夺,臣妾又潜入七绝岭查探,可惜仍无所获。”凌婕妤道。

    “这老不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圣皇千辛万苦方才集齐七绝覆的残片,却叫他顷刻弄没了!”皇帝咬牙切齿道。

    “也怨玄教门人突然偷袭,在觅鼎子修复之际将宝覆抢去,白首仙娘携门下逃入泽阳城中,大泽令方少麟还从中做作梗,阻挠骷髅老怪夺回宝覆。”凌婕妤悻悻道。

    “又是这贱人!当年幻尊及二十九煞便是陷在她手里,如今还敢跳出来坏朕好事!”皇帝怒道,停了下问,“方少麟到底是不是玄教门人?”“臣妾再三查证,方少麟确实是玄教摘星子门下。”凌婕妤道。

    “朕抄其满门诛之九族!”皇帝勃然大怒。

    “方少麟坐拥物产丰饶的大泽平原,乃吾朝粮仓,又手握重兵,着实不可不防。”凌婕妤应。

    “这厮违抗圣旨,拘禁天使,朕本要发兵拿他,怎奈云州吃紧,是以暂缓行事。”皇帝道。

    “此事只怕耽搁不得,臣妾追踪七绝覆,无意间探听到一个消息,人传南宫阳遣密使携重礼入泽阳,可谓居心险恶,今西南云州已失,北疆重镇哗变,万一中腹再反个大泽,皇朝将顾此失彼矣。”凌婕妤道。

    皇帝哼了一声,沉吟不语。

    “区区一个方少麟不足为虑,怕只怕玄教素与吾宗为敌,仇怨极深,到时明里暗中援助,那便棘手之至了!”凌婕妤继道。

    皇帝面上阴晴不定,好一会才道:“云州局势未明,国师又欲夺取巨竹谷,北面还要平定秦湛余部叛军,眼下处处用兵,捉襟见肘呐。”“玄教高人如云,不在当年截教之下,又与天庭、昆仑深交,若真插手,才是皇朝最大的危机。”凌婕妤仍坚持道。

    “方少麟乃三代世袭,朕不逼他,他也未必下得了决心造反。”皇帝道。

    “倘若玄教知晓了少主的真正身份……这个反,就决计造定了!”凌婕妤小心冀冀道,“总之眼下不可迟疑,妾有一计,或可不动刀兵便能拿下方少麟。”“说。”皇帝道。

    “陛下只需发道圣旨,说方少麟于泽阳城御敌有功,命其入京领受嘉奖,他若敢来,立时拿下,即可省去一路兵马;他若不肯来,那便是两度抗旨,反意昭然,诛剿刻不容缓,且那时皇朝发兵拿他,名正言顺。”凌婕妤娓娓道。

    皇帝略一思索,道:“此计甚妙,朕明日便下旨。”说着在美人臀上重重地拍了一记,悦声道:“凌妃小奴儿,关键处,总是能为朕分忧呐……只是功难抵过,朕还是不能饶你!”“凌妃就爱做少主的贱奴儿,最爱让陛下狠狠地惩治。”凌婕妤吃吃娇笑。

    突然间赤光大盛,一股极其恶心的血腥味充斥了整个房间。

    一抹无比浓稠的血流从外间蜿蜒而入,巨蟒似地在空中盘绕翻转,徐徐落在百叠任意榻前,血流滚滚收聚,现出一个朱袍赤肤蛋髯老者来。

    “又是这厮!”小玄心口一悸,尚未瞧定,皇后已掩上的细缝,面无血色。

    “血尊大人怎么来了?”皇帝懒洋洋道。

    “我们中计了!圣皇危矣!”血尊怒容满面。

    “什么!”皇帝坐直了身子。

    “圣皇被陷在先天无极阵中,那贱人果然另有所图!”血尊道。

    “哪个贱人?”皇帝讶问。

    “除了那个迷妃,还能有哪个!”血尊冷冷道。

    小玄心头一阵剧跳。

    “消息确切?”皇帝又问。

    “此乃吾皇以血煞亲自传与老夫的消息,绝无差错。”血尊道。

    皇帝深吸了口气,半晌不语。

    “敢问血尊大人,这是为何?”凌婕妤道。

    “那贱人歹毒之至,以迷楼汲来一十九灵脉真灵为饵,诱吾皇借其疗伤,再趁吾皇不备之时发动阵法,陷住了吾皇!”血尊道。

    “难怪数月来一直没有消息,可怜咱们还以为他老人家出关在即,无暇分心……”皇帝喃喃道。

    “更可恶的是,如今那贱人反用阵法日以继夜地抽取吾皇真灵!无怪老夫前阵子在她身上感应到吾皇的气息!”血尊咬牙切齿道。

    “我早就觉得那贱人不大对劲,没想果真居心叵测!少主还……还老宠着她!”凌婕妤怨恨道。

    皇帝猛然立起,怒啸一声,震得满室帷幕一阵乱飘乱扬。

    凌婕妤慌忙为他整理衣裤。

    “枉朕如此待她,却是如此狡诈狠毒!”皇帝迈步就往外走。

    “等等。”血尊张臂拦住。

    “朕这就去拿她!定教她生不如死!”皇帝森然道。

    “少主切莫轻敌。”血尊道,“那贱人修为原本就了得,如今又吸汲了吾皇真灵,更是如虎添翼,且迷楼上布置的若真是先天无极阵,那就越发棘手!”血尊道。

    “那贱人说不定还有什么厉害党羽,比如她那个在仙灵大比中曾击败过逍遥郎君的徒弟,就不可小觑。”凌婕妤插了一句。

    小玄心中一紧,忽觉皇后在手心里轻掐了一下。

    “大人的意思?”皇帝盯着血尊问。

    “吾等须得全力以赴,把能够动用的人手全都召集起来,方可确保万无一失。且此事须得缜密行之,绝不容失,只宜调集本宗人马。”血尊道。

    皇帝沉吟了片刻,道:“眼下七将军有三、百煞有四十七在玉京,其中过半在迷楼,夤夜可集。”“再加上老夫与兵尊、狂尊,如此足矣。”血尊道。

    “就这么定了!”皇帝挥了下手。

    “贱人就在迷楼,兴许已知走漏了消息,擒之刻不容缓,以免夜长梦多!”血尊道。

    “臣妾这就去召集人马!”凌婕妤道。

    皇帝从袖内取出一物,递与她道:“带上朕的令牌,立刻召集本宗在京的所有人马,务必天亮前到此候命。”凌婕妤接过令牌,俯首应诺。

    “兵尊倨傲,狂尊正在闭关,别个请不动他们,须得老夫亲去。”血尊道。

    “那兵尊、狂尊那边就有劳大人了。”皇帝道。

    血尊身影骤然模糊,复化做一抹血流朝外游去。

    凌婕妤朝皇帝盈盈一拜,后退数步,真气一提,也飞身纵起,疾掠而出。

    室内一时静了下来,帷幕后的皇后与小玄屏息静气,生怕发出丁点声音。

    皇帝来回踱步,显得焦躁非常。

    小玄更是心急如焚,只盼能立刻赶到师父跟前通风报信。

    就在这时,地面倏尔剧震了一下。小玄吃了一惊,皇后紧紧地抱着他手臂,指甲几乎抠入肉内,却是险些失声叫出。

    皇帝立定不动,似在凝神聆听什么。

    一条人影从外间窜入,身着内相服饰,朝皇帝叩首一拜,道:“殿外异象迭生,情形有些不对,少主速离此地为宜!”“什么异象?”皇帝疑惑道。

    “地动,大雾,霓飞电闪,诸宫诸殿移形换位。”那名内相简明扼要道。

    这时地面又是一下剧震,比前次愈剧,且朝一边倾斜起来,旁边的哑奴站立不住,一头就皇后与小玄的藏身处跌来,两手乱攀乱抓,登时扯开了帷幕。

    皇后低呼一声,那名内相霍然转身,小玄抬眼望去,便瞧见了一双冰冷、阴鸷,锋锐如刃的毒眼,立时认出此人正是头次遇见皇帝之时,看见的那个混在随从里的太监。

    这时皇帝目光也扫了过来,皇后面如白纸,松开了小玄的臂膀。

    “藏多久了,全都听见了?”皇帝寒声道,视线从皇后脸上缓缓转到小玄身上。

    “皇上不要贱妾,人家心里边寂寞,忍不住就……”皇后羞媚撒娇,丽色夺人。

    皇帝嘴角微微翘起,轻声道:“偷听了这么多秘密,还幻想着能轻描淡写地糊弄过去?”皇后玉颊发僵,笑容凝结脸上。

    “事到如今,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皇帝顿了下,从容道:“你这些年侵窃内库、秽乱宫掖也就罢了,可惜还心怀鬼胎,不单内诱卜轩司,外引玄龙后人,更暗中打探皇陵机密,朕一直在猜,这女人到底想要什么?”皇后再也笑不出来。

    “朕思来想去,一个一个的排除,最后只剩一样,你……或者你爹,想要的莫非是朕的江山?”皇帝嘴角挂着嘲讽。

    皇后轻吸了口气,眸中寒芒闪耀,冷冷道:“你想多了,我爹一直对皇朝忠心耿耿,奴家也只不过想要多点儿快乐。”“你在宫掖为所欲为,你爹在朝堂专横跋扈,朕早已隐忍多时了,今日总算能做个了结啦!”皇帝舒了口气,声音越来越冷。

    “我爹有先帝爷赐的八宝紫金锏,更是老仙门人,尔敢放肆!”皇后疾言厉色。

    “那柄破锏早就该砸了!截教已名存实亡,便是空空老仙亲至,又能奈我何!”皇帝轻蔑一笑。

    皇后后退一步,朝小玄打了个眼色。

    小玄袖口一抖,手里已多了把未出鞘的剑,鞘身纹饰简拙,似是一根巨骨随意雕成。

    “想必尔等不会轻易就范……”皇帝轻喝,“拿下。”那毒眼太监身影倏地消失,皇后似早有防备,身上飞起一抹淡蓝水光,朝旁掠出,接下忽东忽西飘幻如烟波,赫比与小玄的两番交手更加疾捷鬼魅;毒眼太监则更是诡谲莫测,身影倏隐倏现,位置总是与皇后相差无几。

    “幻影烟波,你果然与玄龙后人非同寻常呐。”皇帝负手冷笑。

    小玄心中暗懔,急施北溟玄数,总算瞧清了皇后的身姿,却仍追不上那毒眼太监的身影,当即又提一境至观心,竟是时清时糊,不禁骇然,印象里还从未遇见过这等疾速的身法。

    原来这太监姓顾名隼,号毒眼影煞,乃百煞其一,序列第三,隐于禁宫做晁紫阁的贴身护卫,曾得邪皇密传冥影衍象大法,身法冠绝百煞,又修灭天鉴中的蚀魂爪,中者魂魄即腐。

    小玄拔出神骨,虹般刺出。

    毒眼影煞似未把他放在眼里,只顾追击皇后,三人于室中你追我逐,不过数息,高下已判,小玄身法最差,根本赶不上毒眼影煞;毒眼影煞则与皇后愈贴愈近,爪上黑气吞吐,已隐隐笼罩住了她,险象环生。

    皇后心窍玲珑,突朝小玄折回,其后只绕着他东躲西藏,小玄施展诛天剑诀,手中的神骨,终于能威胁到如影随形的毒眼影煞。

    毒眼影煞身形一变,蓦尔转攻小玄。

    小玄顿感压力剧增,只觉对方爪上的黑气袭至,尚未触及,已感胸口闷窒,鼻口张开,却似呼吸不到空气。

    “千万别给黑气碰到!”皇后轻喊,终于抢得丝许空暇,袖内滑落一奇形之物,抓在手里,透出重重异彩。

    毒眼影煞倏地发出一声诡异的尖啸,爪上道道黑气如噩梦中的妖魔膨胀、延伸、似徐实疾地掩向小玄。

    尖啸如同实物般穿透小玄的心脏,他睁大眼睛,虽已看清敌招来势,整个人却似给什么魇住,待到惊醒,已给牢牢锁定。

    几于同时,皇后朱唇轻启,吐出了个极其简短的咒语。

    黑气张牙舞牙地笼罩住小玄,恶魔般与他拥抱。

    闪避已无可能,小玄气贯全身,神骨电般朝四面八方刺出,只盼能削弱敌人的雷霆一击。

    就在此际,数朵光亮在皇后与小玄身周绽放开来,先疾后缓,徐徐撑开,赫是异彩缤纷,绚丽极绝,完全淹没了正在吞噬小玄的黑气。

    毒眼影煞疾朝后退,不知吃了什么暗亏,只觉浑身不对劲,且眼中尽是灼目丽彩,变幻万千。

    “玄龙七宝,碧海珊瑚灯!”皇帝低喝一声,瞳孔收缩:“妖龙竟赠你此等至宝!”******************************一道如血的赤光自迷楼直冲而起,跨越千丈,穿透云端。

    明月下,万顷白云有如大海波涛,滚滚起伏绵亘不尽。

    疾驰的赤光突然顿滞,减速,最终停驻,现出个朱袍赤肤蛋髯老者来。

    在他的前方,一个衣衫粗鄙、满腮胡须的汉子正懒洋洋地横卧云上。

    “你是何人?”血尊森然问。

    大胡子拎起只皮表斑驳的灰褐葫芦灌了一口,这才悠哉悠哉道:“在下李不。”“李不……”血尊眯了下眼,“天影李不?”“嗯哼。”李不应了声,又饮一口,晃晃手中的葫芦,眯起只眼往葫芦嘴里瞄。

    “这是为你们阁主报仇来了?”血尊笑了。

    “酒怎么没了?晦气!”李不自顾自道。

    “刑飞都不是老夫的对手,你却敢来寻我?”血尊狞声道。

    “不敢。”李不叹了口气道,“只是一十七年前有人托付我,说今日会有道血煞自玉京冲起,要我拦下来……”“好胆色。”血尊淡淡道,“老夫这会有事,心情不大好,你确定还要挡在前边么?”“受人所托,自当竭力而为。”李不收起葫芦,慢慢爬起,立定,刹那间一道无以形容的气势冲霄而起。

    血尊面色丕变,衣袍须发猎猎扬起。

    ******************************一条窈窕身影自高矗千丈的迷楼顶端飞出,疾朝玉京城方向掠去。

    此时的凌婕妤已换了袭黑色紧身衣,面笼墨纱,与夜色溶为一体。

    今晚的月亮极好,皎洁如玉,照耀得大地一片清亮明净。

    突尔一阵大风刮至,吹得凌婕妤衣发俱扬,她惊异地瞧见,大地上多了条长巨无比的黑影,正从河流田野间徐徐移过。

    凌婕妤猛然抬头,便望见了一条通体如墨的巨龙正从月亮前无声无息的飞过。

    她正诧异,忽见两条婀娜身影从高处冉冉降下,一左一右悬空拦在前边。

    两人皆覆面纱,左边一个,身姿曼妙,眸藏冶媚波光流转,一头隐呈绯紫的奇异云发,一边半裸的藕臂上缠绕着条异彩荡漾的长长罗带;右边一个,白裳胜雪长发及腰,一对明眸湛如水濯,手提一柄冰鞘长剑。

    “逍遥门人?”凌婕妤一眼便认了出来,这两个女子曾经跟随逍遥郎君上过迷楼,因风姿夺人,是以印像甚深。

    “妹子要往哪里去?”紫发丽姬笑吟吟问。

    “问这做什么?”凌婕妤心头一紧。

    “我家公子今儿不知怎么了,要我们待在这里,不许迷楼有人出入。”紫发丽姬笑嘻嘻道。

    “你们想拦我?”凌婕妤沉声道。

    “我们可不敢不听我家公子的话。”紫发丽姬点了点头。

    “区区一个海外杂门,也敢到皇都来撒野!”凌婕妤冷冷道,怒意骤炽,尖尖十指如钩弯起,蓦地黑气窜出,如焰吞吐。

    “唷,是蚀魂爪么,妹子怎么修炼这么狠毒的功夫,就不怕男人害怕你么?”紫发丽姬娇声道。

    凌婕妤心明形势紧迫,不容再有片刻耽搁,正要出击,倏见光芒一闪,照耀得前方两个丽人通身雪亮,诧然回首,赫见迷楼顶上大雾弥漫,间中异彩腾窜,不时亮起道道闪电,竟是自地而起,直劈天际。

    篇后:

    逍遥至今已写了三部共十六集,其中每部六集。第二部的名字是“亡命天涯”,第三部为“谁是天子”,而第一部的名字至今空缺。因为一直没能想出合心水的名字,是以就在阿米巴上发起征集。

    没想到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收集到了一百多位书友提供的近两百个名字,当中既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既有通幽曲径,也有若锦繁花,琳琅满目各具风味,教人难以抉择。

    现已从中选取一个,就是寒夜营火提供的“怀璧少年”。此四字紧扣一至六集主线,又与第二部的“亡命天涯”隐隐呼应,且简洁凝炼,颇见雅意。

    然而每部的名字只能一个,余者只好忍痛割爱,迷男在这里感谢大家。

    今起,逍遥第一部的字名,正式定为“怀璧少年”。

    (本集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