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中文网 书库 都市言情 绝配娇妻小秋 第71章 小秋的零碎记事2

第71章 小秋的零碎记事2

小说:绝配娇妻小秋| 作者:不差钱的土豪| 类别:都市言情

    从小秋跟父亲第二次同床之后,小秋更加习惯了三个人生活,跟父亲的次数也迅速增加,但是与之形成相反的是,小秋事后写下过程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就算偶尔写下来,过程也很短。

    小秋对此的解释是,做的次数多了,也就那么多花样了,以前都写过,再写也没啥意思。还承诺道,遇到好玩的值得写给我看的,肯定写给我看。

    譬如:时间应该是七月末,正值大夏天。三人生活,过去了也有一个多月。那是一个礼拜天下午,我在家看超市,父亲跟小秋去进货去了。晚上回到卧室,小秋贼笑着跟我说,刚才下午跟爸在车里做了一次,然后就打开电脑写了过程:下午跟爸去进货,补充一点小零食跟咸菜辣条之类的。进完货开车回来时,可能因为天气太热,加上面包车空调太不给力,我被热的满头是汗。

    爸看了可能心疼了,下车帮我买了一瓶冰水,还有一支老冰棒。然后,我边开车,爸边喂给我吃。嘻嘻,叫你不陪爸进货,我就跟爸做甜蜜的事情。

    但是,可能跟爸配合不好,我咬了一口老冰棒,爸手一抖,冰块掉了我的T恤里,然后滑到了肚子附近。

    爸这时居然伸出手钻到我衣服里,把冰块拿了出来,但是这一下就点燃了爸的之火,爸兴奋地问我:「小夏,现在年轻人好像都玩车震,你跟志浩玩过没有…」

    「玩过啊,不过都是晚上出来玩的…」我希望爸听到我的言外之意,能知难而退。

    而爸听了我的话,的确失望「哦」了一声。不过沉默了几秒后又说道:「我也想体验一次啊,行不行…?」

    我笑了笑:「以后有机会再说…」

    「现在就是机会啊…」

    「现在大白天哪有机会?被人看到怎么办?」

    「现在大白天才没人啊,天这么热,谁出门?我们找个偏僻点的地方,绝对没人在大热天出来的,晚上才不安全,都出来乘凉,更没机会…」

    我被爸的歪理说的无言以对。所以不知如何反驳。就在此时,爸说道:「走小路啊,不堵车,找个田野小路开进去,就今天好吗?」

    我没说话,而是把车开进了小路,就是想看看爸说的是不是真没人。而没想到这一路上,还真没啥人。尤其那些规划田的泥巴公路上,更是连鬼影子都没。这时爸又开口说道:「小夏,你看,我说没人吧,大热天的,谁出来干活啊?」

    我放慢了车速,既不好意思答应爸,又不想拒绝爸。

    爸可能观察到了我的犹豫不决,居然又说道:「就现在吧,机会刚好,如果晚上特意跑出来,志浩还要有意见…」

    我彻底被爸说服了,我说道:「好吧,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不过只准这一次,以后不准了哦…」

    「好好好,今年最后一次,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好吧…」

    我感觉爸也诚实多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为了哄我,什么条件都会先答应了再说。对于爸的变化,我感觉挺搞笑的,于是把车开到了一片田野小路上去了,还故意往草丛里躲了躲,心想如果被发现,就说车子空调坏了,被热的过来乘凉。

    车子停好之后,我尴尬地望了望爸,这时爸也有点激动,又有点愣愣的望着我,半天挤出几个字:「现在,在,怎,怎,么,做…?」

    我心里一阵郁闷,真想说,也有你不会的啊。

    但是,我却不想搭理爸,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跨坐到了爸的大腿上。

    爸高兴地双手搂住了我的腰,激动的满头是汗。而我也感觉有点热了,因为停了车,空调也关了。

    这时爸的手居然蠢蠢欲动开始抚摸我,我急忙说道:「别摸了,有人过来就完蛋了…直接做吧…」

    说完之后,我跟爸各自脱了裤子,而我是脱掉了,并没脱裙子。就在准备就绪时,爸突然冒出一句:「坏了,忘了带个套出门…」

    我顿时被气的快晕了过去,又摇了摇头说道:「得了,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我等下吃药吧…」

    爸犹豫了几秒,估计还是抵挡不住诱惑,还是插了进来。而此时我跟爸已经全身都是汗了,简直是边洗桑拿边。

    做了会爸居然憋出了一句:「小夏,你这才叫香汗淋漓啊…」边说着,边抚摸我那被汗水打湿的秀发,还一边帮我擦额头上滴下来的汗。

    因为是大白天,太阳光又那么大,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面对面」的跟爸,别提多难为情,多别扭了,而且更惨的是需要我自己动。

    我努力的动了很久,可能因为汗太多,我跟爸的大腿上全是汗,滑不溜秋,害我一没坐稳,差点摔了下去。而还好爸反应快,一把搂住我的腰。

    然后我又狼狈不堪坐到了爸的上面去了。因为太累太热,我的T恤湿透了。这时就像抹了橄榄油,爸居然开始在我腰间抚摸,全是汗,滑滑的,湿答答的,让我感觉好像被电了一样。

    同时,也被汗湿了,脖子上也都是汗,爸居然把我搂的更紧,亲了上去,这让我终于发出了娇羞的「嗯,嗯…」难受声。

    这时爸更高兴了,居然伸出舌头舔,我顿时就软了,感觉就像边洗澡,边跟爸。但是还是有点理智的,我难为情地低声说道:「别舔,脏…」

    这时爸居然说道:「不脏,好甜,小夏身上的东西,都是又甜又干净的…」边说着,还把我额头上的汗也舔掉了,还吻了我耳朵。而我也闭上眼睛,任由爸亲吻我,因为我越来越感觉舒服了。

    这时,爸终于还是没忍住,伸到T恤里抚摸我湿答答的,摸了一会,伸到我后面,「吧嗒」一下,把那碍事的胸罩解开了。然后急不可待掀开我的T恤,一口咬上了满是汗液的。

    可能因为是白天,可能因为是在野外,可能因为天太热,可能因为正在「边,边洗桑拿…」,爸还没把我含到嘴里,在掀开我那粘哒哒的T恤时,我瞬间进入了,我忍不住「啊」地一声尖叫道。然后手指使劲在爸后背上掐。因为太刺激了。

    随后爸,又吮吸了我的另外一个,舔了我大概三五分钟后,爸把我的T恤又拉回到了原位,还笑着说道:「刚才,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现在该轮到你动了…」

    说完爸抱住我的腰,我也无可奈何,难为情看了爸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动了起来。

    而我为了早点结束,也「认真卖力」地上下动了起来,累到最后实在没力气了,我只能把双手勾住爸的脖子,只能用这种丢人的动作省点力气继续上下做活塞运动。

    但是,当我手臂钩在爸脖子那里,才知道有多丢人,爸脖子上的汗涔涔而下,然后流到我手臂上,甚至额头上的汗都会「嘀嗒」一下滴在我手臂上,然后又顺着手臂往下流,我感觉爸的汗全部流到我身子里了。

    看着爸豆大的汗珠,一会一滴砸在我雪白的手臂上,我在那快疯了,感觉跟爸做了一场无比水融的爱。老公每次都是晚上在车里跟我,尤其天太热还不跟我车震,没想到跟爸第一次车震,就把我舒服快晕掉了。

    巨大的刺激,让我手臂都开始有气无力,我软绵绵钩住爸,然后不知过了多久,爸突然颤抖着抱住我,然后一把我抱了起来,原来爸快,不想害我吃药,所以体外。

    虽然射的我一身都是,不过还是有点小感动,爸最起码不像一年前那样被性冲昏头脑,也学会了疼惜我了。

    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决定吃一颗紧急避孕药,你说呢,老公?

    我看到这里,笑着望了望小秋。小秋也盯着我看。然后问我:「老公,你说要不要吃药啊…?」

    我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思考,想了一下说道:「还是别吃了吧…」

    「为啥?万一怀了孕怎么办?」小秋皱着眉,嘟着嘴,顿了顿又说道:「我看还是吃吧,反正去年吃过了,我身子好,没觉得有副作用啊…」

    「是药三分毒啊,虽然毒不死人,多少还有点副作用啊,你还年轻,别把身子搞坏了…」

    「哦…」小秋嘟着嘴说道:「但是我就怕万一怀了怎么办?」

    「打掉呗…」我随口说了句,但是说完发现小秋惊讶望着我。我又继续说道:「怎么啦?」

    「万一怀的是你的呢?今年我跟爸从没…没,内…射」过,说到,小秋又有点扭扭捏捏说不出口了。

    我尴尬地望了望小秋,想了下说道:「不会那么巧,哪有那么容易怀孕,况且生小宝时,我们都奋斗了大半年才怀上的…」

    「懂个屁,女人要么不怀上,怀上过后很容易怀孕的…」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不会那么巧的?我喜欢概率学,如果都,怀孕几率很小的…」

    「我说万一,譬如今天,爸虽然了外面,但是也有可能怀孕,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

    虽然我不情愿杞人忧天讨论这个「很难发生的话题」,但是小秋明显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所以我皱着眉头支支吾吾挤出几个字:「打…掉…呗…!」

    小秋听完,瞪了我一眼,嘴里嘀咕道:「还打掉?万一你的呢?再说了,打胎对女人身体不好?」

    我有点不好意思看小秋,嘀咕着回了一句:「不会怀孕的,就算怀了,打掉了不是一了百了吗?你就算现在吃了药,也不能保证一定不会怀孕…到时怀孕又要打掉,不是二次伤害吗?」

    小秋气的在那咬牙切齿,明显还是不服气:「不打不行吗?如果怀孕了,百分之99都是你的,每次还没到,我就让爸了,反而是你,每次前一天,还不想…」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记得以前,我说,你说没事,怀了就生下来,现在你老让爸无套,怪我喽…?」

    小秋气嘟嘟看了我一眼,恼羞成怒居然说道:「今天开始,你们俩个都要…叫你不疼我?」

    一看小秋要吵架,我「哦」了一声,懒得理她。这也是三人生活带来的「不和谐」一面。

    不过,好在小秋洗完澡,气消了,也想通了,在床上娇滴滴道:「老公,刚才我有点火大,我以为你很大度,跟那个德国白人夫妻一样,老婆被给黑人了,怀了黑人孩子,也会养着。我以为,你会为了我身子,不让我打胎,不在乎孩子是谁的呢?」

    我笑了笑说道:「我还没那么大度,我还不习惯帮别人养孩子。…」

    「嗯,没关系,我懂,那是因为你爱我,不想看我怀别人孩子,所以我想好了,以后的生活继续这样过下去,如果明年不怀孕,我跟爸就不做了,我们先生个宝宝,如果怀孕了,我就打掉,然后修养一段时间,再跟你生个宝宝…」

    我乐观地安慰小秋说道:「不会怀上的,老天不让忍心让这么善良的你吃苦的…」

    「嗯」!小秋甜甜地应了一声。

    这时我又调侃道:「真要怀了爸孩子,我们就把他干掉,坚决消灭…」

    「讨厌,真坏,真霸道…」小秋说着说着脸就红了。

    这时我又逗小秋:「你怎么那么担心?不会让爸内吧?不会真让爸在你肚子里播下种子了吧?」

    「讨厌,肯定没有,就算有,我肯定吃药了,今晚问你,就看你心疼不心疼我啊…」

    「哈哈,被你这么一说,感觉真好玩,虽然不想让你跟爸生孩子,但是一想到你可能会怀上爸的孩子,就觉得好刺激…」

    小秋一脚踢了过来,脸红到脖子那里说道:「滚啊,再调戏我,看我不给你生个弟弟…」

    「滚…」一听到小秋说要给我生弟弟,我突然就觉得恶心。所以我懒得再逗小秋了。

    没想到小秋这小妮子却故意调皮说道:「就给你生弟弟,就给你生弟弟,气死你,哈哈…」

    我没再理小秋,跑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小秋的零碎记事3

    这次「车震」事情过去没多久,爸的生日就到了。那天我跟小秋买了点菜,买了点酒,简单给父亲过了一个生日。

    餐桌上吃完饭父亲居然破天荒跟我开了句玩笑话:「志浩啊,今晚能不能把小夏借给我一晚啊?」

    说实话,我还真不习惯跟爸开玩笑,我愣了几秒尴尬地笑道:「没事,没事,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明天早上记得还给我就行了…」

    父亲醉醺醺说道:「一定,一定…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颗钉,明天早上绝对还给你…」

    父亲在那说的我尴尬癌都犯了,就在我正想打断父亲时,小秋气嘟嘟说话了:「你们俩个大男的干嘛啊?把我当东西一样借吗?我可说了,这个家我是女皇,我想去哪睡就去哪睡,我不想干嘛,谁都没本事让我干嘛…」

    父亲立马奉承道:「对对对,这个家还是小夏说的算…」

    至于我当然不用奉承小秋,笑了笑没再说话。而小秋看父亲拍她马屁,得意地「哼」了一声,然后便收拾残羹剩饭了,我则是刚喝完酒,准备在客厅稍微坐一会!

    没坐多久,小秋也收拾好了,然后也坐了过来。这时三个人坐在一起,稍微有点尴尬,而父亲则是可怜巴巴望着小秋,对小秋不停地使眼色,意思当然是希望小秋陪他一晚。

    终于小秋不耐烦一下坐了起来拉住父亲嗔怪道:「哎哟,得了,你这大寿星,今晚就陪你一晚吧,满意了吧?」边说着边拉着父亲往房间走。

    父亲一听小秋主动这么说,屁颠颠跟着小秋去了房间。看他们公媳一唱一和,我愣了一会,看着空落落的客厅觉得无聊,准备带着小宝回卧室了。

    但是此时突然听到父亲的房门在那「咯噔咯噔」响,我疑惑地仔细一听,好像还听到了小秋「哦,哦,哦」的声。我立马一惊,心里有点堵,心想这也太快了吧,刚进去这么着急就干上了?

    这时,房间的床战更加激烈,甚至听到了撞击房门的声音,我真的有点火,难道在房门那里干上了?

    更火的是,小秋声,越来越大,能清楚地听到小秋在喊:「啊,好舒服,爸好厉害,不行了,太爽了,大好厉害,啊…啊…」

    听到小秋熟悉的声,让我又气愤又兴奋。这时,小秋叫的更加厉害,还听到了拍房门的声音。

    我仔细一想,感觉太夸张了,难道是小秋故意做出来让我听的?这是几个意思?

    这时,房间传来的激战声不绝于耳,就在我听的入神时,小宝在客厅摔倒了,我没有立刻过去扶,想让小宝自己爬起来,但是小宝爬了一会,居然没爬起来,我心里一阵好笑,走了过去,把小宝拉了起来。

    接着我又去房门外「偷听了」,这时小秋已经在那「哼呜,哼嗯…」有规律的了。甚至听到了「咂咂咂」的接吻声,这让我下面硬的快痛死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毕竟小宝随时会跌跌撞撞跑过来。

    我用手掌按住了裤裆,第一次在门外听这对公媳的「活春宫」。不知听了多久,我都感觉腿有点酸了,父亲居然还没缴枪投降,这让我真有点佩服父亲。

    而小秋的也越来越真:「哼嗯,哼嗯,好舒服,好喜欢啊,再插深一点,用力一点,嗯,嗯,不行了,…啊,啊,…」

    就在我听的硬的难受时,小秋嗓子沙哑的叫道:「射进来,全部射进来,好多啊,好舒服…射的满满的…」

    我在那感觉刺激极了,父亲的生日,刚好赶上了小秋的安全期,真是上天作美啊。

    此后房间安静了一会,我也摸了摸疼的厉害的,然后带小宝回到了卧室。

    那一晚,又让我失眠了,父亲的生日,小秋会不会又玩点特殊的奖励父亲呢?感觉刚才小秋好像跟爸接吻了,因为刚才有段时间,小秋的的明显有点含糊不清,好像被人堵住嘴巴了一样,但是这一切,又要等到第二天小秋回来才知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