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中文网 书库 都市言情 乱欲,利娴庄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小说: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类别:都市言情

    红酒里的春药加速了刁灵燕的堕落,再羞耻也抵不过氾滥的欲火,刁灵燕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灵都迫切需要,她放纵儿子,让他随意抚摸,随意挑逗小罩衣里的高耸。

    体毛很痒,刁灵燕忍不住去抓痒,龙学礼以为母亲来拉他的手,急忙将手指滑入温暖,捏揉方寸娇柔,那里异常敏感,那是龙学礼来世的通道。

    刁灵燕娇躯轻颤,情不自禁扭动大翘臀,用股沟摩擦压迫在臀上的炙热硬物,似乎越磨越舒服,母子俩都觉得舒服。

    “龙申,你就看着你儿子这样对我。”

    刁灵燕还在犹豫,虽然身体很享受儿子的挑逗,虽然是丈夫促成这荒唐的行为,但刁灵燕希望龙申阻止儿子。

    龙申依靠栏杆,品茗着手里的红酒,回忆甜蜜岁月:“那年,我和你定情,就在这里,我像学礼那样抱你,吻你,二十多年过去了,人是物非,周围的环境都变了,房子也装修过几次,我还是那么爱我的燕子,今天就让学礼来代替我重现那天的情景,好有穿越时空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学礼比我帅多了,呵呵。”

    “妈妈,我帅么。”

    龙学礼玩弄着刁灵燕的,就在父亲的面前玩弄他母亲的,很湿了,小半褪,刁灵燕的样子很荡,她靠在儿子的身上看着丈夫,内心中,刁灵燕并不觉得愧对龙申,她很好奇丈夫为什么愿意看着自己被儿子玩弄,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出轨吗。

    龙申当然不是因为妻子出轨才有凌辱妻子的心思,龙申爱儿子,他视儿子龙学礼为知心朋友,他们臭味相投,为了儿子,龙申愿意满足他想要的一切,包括满足儿子恋母的愿望。

    “当然帅,你像姥爷,不像你爸爸。”

    刁灵燕吃吃娇笑,她这次从美国回来的唯一目的就是看儿子,给儿子物色女朋友,然后带他去美国。

    龙学礼改揉刁灵燕的大翘臀,他的已经露出,正摩擦着刁灵燕的臀肉,热力传递,爱意轻佻,龙学礼大胆地告诉刁灵燕:“我比爸爸粗。”

    他抓住刁灵燕的手,放在滚烫粗大上。

    指甲胭红,玉手纤美,握住的玉手很迷人,刁灵燕心灵震颤,她是第一次握住儿子的,她感受到了儿子的冲动,如同感受那年和丈夫定情时,丈夫也是这般冲动,刁灵燕轻轻着手中的,欲火燃眉:“你是不是摸得很过瘾,你把妈妈当成你的女人挑逗合适吗。”

    龙学礼瞄了一眼身边的父亲,笑道:“还摸不过瘾,摸一辈子都不过瘾,妈妈现在就是我的女人,我要摸遍妈妈身上每一处地方,妈妈,你知道么,我很喜欢你穿这种小短衣,妈妈的又大又挺,每次见妈妈的小短衣撑起得像大帐篷似的,我就很冲动,很想摸妈妈的,可我又不敢。”

    “现在你又敢?”

    刁灵燕浑身热烫,敏感异常,她紧紧握住儿子的,一刻都不想松手,可她不松手,那岂不是没有用武之地。

    “因为我知道妈妈愿意给我摸了。”

    龙学礼这次用双手握住两只沉甸甸的饱满一起揉动,挤压。

    身边的龙申看得欲火焚身,他也硬了,硬得很难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愿意了。”

    刁灵燕娇嗔,狠狠地握了握手中的,龙学礼一阵电流,不禁热吻刁灵燕的颈脖,放肆挑逗:“妈妈嘴上没说,心里愿意了,妈妈不但愿意给我摸过瘾,还愿意让我乾过瘾,我比爸爸粗。”

    刁灵燕在颤抖:“龙申,你看你儿子多下流,你怎么教他的。”

    龙申坏笑,他也将狰狞的拿在手中,轻轻:“我教得挺好,学礼很绅士,换成我,我会……”

    “换成你,你就会我,对吗,学礼,妈妈的第一次就是被你爸爸的。”

    刁灵燕回想起了少女时代被龙申的画面,这画面永远记忆深刻,她瞄了瞄丈夫的,芳心剧跳,心想,难道今天要跟他们父子俩一齐做吗,天呐,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太荡了。

    以为儿子会为母亲打抱不平,没想到龙学礼用里捏住刁灵燕的,兽性滋生:“爸爸不妈妈,又怎么会有我。”

    “啊,你。”

    刁灵燕娇躯电流四射,儿子的话固然让她气恼,不过这在身体愉悦面前微不足道,她松开了握住儿子的手,让那傢伙自由活动,想去哪就去哪,想钻进什么地方就钻进什么地方。

    龙申很满意儿子的话。

    自由的来到了刁灵燕的股间,如卵石般的顶在了包围的地方,轻轻摩擦,刁灵燕彻底抛弃了道德理智,她娇吟着微分双腿,让那傢伙在她双腿间自由摩擦,涂抹了儿子的。

    “妈妈,爸爸有这么玩过你的吗。”

    龙学礼用力了,他不再温柔,更不没丝毫绅士之风,他几乎把刁灵燕的双乳揉爆。

    “有。”

    刁灵燕扭动大翘臀,目睹了小罩衣里的不停变换高度。

    龙学礼又问:“爸爸有舔过妈妈的吗。”

    刁灵燕难以启齿,想要呵斥儿子无礼,龙学礼却蹲了下去,双手掰开刁灵燕的肥美臀肉,脖子一仰,吻上了臊气四溢的地方,那是他母亲的。

    刁灵燕顿时目眩神迷,下意识噘臀,颤声喊:“你别咬,那里不能咬。”

    随即又改口:“啊,你别吸,啊,学礼……”

    龙学礼不听,继续吮吸舔咬那片肉,成人的味很大,即便刁灵燕沐浴了,如果不是心爱的女人,男人不会这么忘情投入,龙学礼几乎不顾一切地热爱自己的母亲,舔吃任何从母亲里流出的东西,啜吸滑口的。

    刁灵燕难以自持,禁不住双手抓扶栏杆,修长双腿再分,大翘臀高高噘起,整个身体弯成了S状。

    龙学礼几乎把脸全部埋在了刁灵燕的里,疯狂地舔吮流溢的。

    龙申看得面红耳赤,欲火焚身,他揉着硬挺的,颤声恳求:“学礼,改天你再慢慢跟你妈妈玩,现在爸爸很想看你。”

    刁灵燕嗔道:“什么慢慢玩,我是儿子的玩物吗。”

    龙申讪笑:“老婆,我是说,你也很想要了。”

    龙学礼站了起来,双手重新潜入小罩衣,握住两座饱满高耸的:“妈妈,你想不想要,想的话我就,像前天那样,把你弄舒服。”

    “不想。”

    刁灵燕大羞,回首看着儿子,却是一个期盼的眼波,她的身体很诚实的,她的翘臀一直对着龙学礼的,只要龙学礼前进三公分,母子就能了。

    龙学礼嬉笑,双手改玩大翘臀,抚摸瓷白大长腿:“妈妈不老实,不老实是要打,妈妈以前就这么教育我,我说了谎,妈妈就打我,一下,两下,三下……”

    “啊,你敢打妈妈。”

    刁灵燕摇动大翘臀,她没想到儿子居然敢打她,幸好打得很轻,刁灵燕就不躲避了。

    龙学礼大喜,似乎打上了瘾:“都被我舔得发胀了,很想男人的棒棒了吧,为什么不承认,该打,继续打,啪,啪,啪……”

    儿子轻微的凌辱意外刺激了刁灵燕,从来都是母亲打儿子,没有儿子打母亲的,龙学礼这一打,令刁灵燕心灵剧颤,她忽然很享受这种凌虐,急剧充血,酥痒充斥了翘臀和,好舒服,难以克制的舒服,快感蜂拥而至,此时,就只差一点,就能如火山爆发,刁灵燕失去了理智,本能地乞求:“别打了,妈妈受不了,随你了……”

    龙学礼惊喜,与龙申交换了一个眼神,龙申示意他立刻,龙学礼立即握住粗硬的,对准刁灵燕股沟下的缝隙插了进入,刁灵燕仰天呻吟,彷彿能把呻吟传递到江中,彷彿这呻吟能飘上夜空,多美的江景啊,夜色迷人,难怪龙申不愿意卖掉这幢江景别墅。

    “啊,学礼,你真了。”

    刁灵燕的大翘臀完全压在了龙学礼的,那深入了,撩拨着,包裹,蠕动,宛如母亲的欢迎儿子回家。

    龙学礼很舒服,生理舒服,灵魂舒服,情感也舒服,他不敢用力,很温柔的顶磨着,双手再次握住刁灵燕的双乳,温柔玩弄,好几次搓揉,也是很温柔的,龙学礼清楚地感受到特别,他动情道:“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上次,我是在妈妈睡着时候,这次妈妈是自愿的,妈妈,你觉得舒服吗。”

    龙申很焦躁:“学礼,别说那么多废话,,快用力你妈妈。”

    刁灵燕朝龙申投去怨恨的眼神,龙学礼也大为不满:“爸爸没情趣,怪不得妈妈对你有意见,我用力的话,爸爸为不嫉妒么。”

    话是这么说,龙学礼下意识地加速,龙申看见了,看见儿子的在妻子的快速进出,他呵呵笑:“换别的男人,爸爸肯定嫉妒,是学礼你,爸爸好兴奋,你再用力点,把你妈妈成。”

    “龙申,你不要说了。”

    刁灵燕呵斥丈夫,却不严厉,对于龙申这种露骨的荡言语,其实刁灵燕早习以为常,在他们夫妻感情好的时候,龙申经常在时都用言语亵渎和凌辱刁灵燕,其中就包括把自己代入儿子的角色奸刁灵燕。

    刁灵燕也觉得好玩,好刺激,尤其是儿子上中学那会,处于青春期的龙学礼经常,龙申就偷偷挑逗刁灵燕,说儿子想母亲了,刁灵燕自然听得刺耳难受,但不知为何,那些觉得刺耳的言浪语竟然能强烈刺激刁灵燕的,他们夫妻因此疯狂,有时候就在儿子的身边偷偷,甚至在龙学礼睡熟时,他们夫妻还敢在龙学礼床边疯狂。

    那件小罩衣就是故意刺激儿子的,久而久之,刁灵燕也喜欢上了穿小罩衣,这是龙申和刁灵燕之间的小秘密。

    刁灵燕显然想起了那些小秘密,她用力扭臀迎合儿子的,迷人的大眼睛挑衅地看着龙申,彷彿说:龙申你满意了,你多年前的想法实现了,我也很满意,我喜欢被儿子。

    嘴上却假装羞涩:“噢噢噢,不要,学礼不要,我是你妈妈,你不能插这么深。”

    龙学礼吻了吻刁灵燕的脸蛋,色迷迷问:“如果我插浅一点呢。”

    刁灵燕想笑,身体的极度快感令她笑不出来,她着后挺大翘臀,娇声道:“那你就插浅一点。”

    哪知,密集的“”

    声响彻了夜空,刁灵燕娇嗔:“学礼,你这是浅一点吗,都插到妈妈的了,噢噢噢,好深,噢噢噢,受不了……”

    龙申被深深吸引了,眼前的一幕多么完美,妻子的瓷白美腿分开矗立着,双手扶着围栏,儿子则扶着妻子的大翘臀勐烈,叫声销魂,小罩衣里疯狂晃荡……“妈妈叫得真好听,爸爸你的时候,也是这样叫么。”

    龙学礼给身边的龙申挤了挤眼,一刻都不停歇。

    不料,刁灵燕突然脱离,转身就跑,龙学礼好不惊愕,朝刁灵燕喊:“妈……”

    “快追啊。”

    龙申提醒儿子,龙学礼醒悟,疾步追去,追到主人卧室就追上了,刁灵燕倒在床上,龙学礼压了上去,面对面地压制刁灵燕,彷彿害怕母亲再熘走。

    刁灵燕当然不是熘走,刚才之所以要跑,是因为差点有了,刁灵燕喜欢在床上享受,所以她跑了,她也知道儿子会追来。

    瓷白美腿被粗鲁分开,龙学礼气喘嘘嘘地将粗硬插回了母亲的,深深,在刁灵燕怀中撒娇,刁灵燕举起瓷白双腿夹住了儿子的粗腰,让儿子的插得更深一些。

    龙申也跟来了,笑呵呵地走入了卧室:“呵呵,跟当年一模一样,你妈妈被我时,我正玩得兴头上,她趁我不留神就推开我,想跑掉,我就追,追到卧室,我又能她了。”

    龙学礼一听,腰腹突然,彷彿自己就是当年的龙申,彷彿刁灵燕就是刚被的少女,刁灵燕也有这个感觉,她扭动臀部迎合儿子的,嘴上却喊道:“龙申,不要……”

    太刺激了,龙学礼深受刺激,他满目狰狞,粗暴地扯掉刁灵燕的小罩衣,两只雪白完全暴露在空气里,不停晃动。

    龙学礼双手疾出,用力抓住两团大,密集,勐烈撞击靡的。

    啊,迷离中的刁灵燕有了被的感觉,这感觉太久远了,但刻苦铭心,她彷彿回到了被龙申破处的第一次,她剧烈地扭动身体迎合,快感之烈,从来没有过,似乎还在加强,刁灵燕尖叫,抱着儿子尖叫。

    龙学礼嘶吼着:“爸爸,你第一次妈妈就射进去了吗。”

    龙申亢奋回答:“还用问吗,第一次就是要完美,不射进去怎么完美,爸爸奋力射进去,你妈妈就投降了,愿意嫁给我了。”

    龙申竭力冲刺,没心没肺地,把刁灵燕的撞得红肿,横流,刁灵燕不停地哆嗦,澎湃而来,她目眩神迷,刺耳的尖叫在卧室里久久回荡:“啊……”

    滚烫的也在此时狂乱喷射,射进了刁灵燕的,量很足,灌得很满,几乎灌满了刁灵燕的。龙学礼颤声道:“妈妈,我射进去了,你是不是愿意嫁给我。”

    自渎中的龙申原本也要射的,不过,他忍住了,外边多浪费,他要射进妻子的了,或许再能让妻子怀孕,只是儿子先,不知妻子会不会怀上儿子的骨肉,想到这,龙申笑得很荡。

    喘息渐渐平息。

    缓过劲来的刁灵燕温柔地擦拭儿子脸上的汗水,看着英俊的脸庞,刁灵燕满怀愧疚:“学礼,妈妈错了,妈妈不应该逼你选那个常春然,妈妈好后悔,妈妈不应该干涉你的恋情,是妈妈害了你,要不然,你也不会杀人,学礼,跟妈妈去美国吧,妈妈什么都答应你,你要什么妈妈都给……”

    很清晰的暗示,龙学礼竟然又硬了,他温柔地舔吻两只极美的子:“妈妈没错,常春然以后一定会嫁给我,张美怡也会嫁给我,利家三个女人都会嫁给我,我是白马王子,我只要喜欢谁,谁都愿意跟我上床,我喜欢妈妈,妈妈就愿意跟我,是不是啊。”

    刁灵燕吃吃娇笑,她以为儿子在胡说八道,所以不介意,又胀满了,刁灵燕有幸福的感觉,她呻吟着:“嗯嗯嗯,是的,妈妈喜欢你,妈妈愿意跟你,噢噢噢,好厉害,学礼好厉害。”

    龙学礼刚想再次驰骋,忽然察觉龙申打了个眼色,父子俩心有灵犀,龙学礼明白父亲的意图,他必须要报答父亲,于是,龙学礼拔出了,递到了刁灵燕的嘴边:“妈妈,含一下你的骨肉。”

    刁灵燕有一丝犹豫,不过,刚才有生以来最强烈的快感全拜这根‘骨肉’所赐,刁灵燕不由得见猎心喜,她张开性感红唇,含入了粗硬的‘骨肉’,才吮吸了十几下,勐地觉得有人上床,接着就被异物塞入,刁灵燕明白是什么异物,她吐出‘骨肉’,很抗拒地扭动,想摆脱里的异物:“龙申,你干什么。”

    龙申冷冷道:“我干我的妻子,天经地义。”

    刁灵燕气恼,还想再说,龙学礼配合着父亲,将了刁灵燕的嘴里,深深,刁灵燕发出艰难的呜唔呜唔。

    龙申了,熟悉的感觉,熟悉的紧窄,他的粗壮摩擦很犀利,几十下过后,刁灵燕也有了感觉,被两个男人的感觉,这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开始迎合龙申的,已经不喜欢龙申了,刁灵燕的身体仍接受他的奸,快感又一次聚集,刁灵燕情不自禁地用瓷白美腿夹住龙申。

    龙申很亢奋,看着沾着儿子的,龙申特别亢奋:“学礼,你让开,别坐在你妈妈的上,会坐坏的。”

    龙学礼赶紧挪开,跪在刁灵燕身边,他太喜欢刁灵燕的子了,随即俯身下去,含住其中一只雪白:“爸,我们一人一个,一起吃。”

    龙申听从儿子的建议,也俯身下去含住其中一只,勐烈耸动。

    体内的催情药效似乎达到了最高值,刁灵燕忘情呻吟:“噢噢噢,你们父子俩是打算我么……”

    江景别墅前,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

    付了车资,龙雪走下车,她有气无力地拿出江景别墅的钥匙打开铁门,刚才逛了半天街,郁闷的心情依然没有得到改善,龙雪不明白父亲和哥哥为何对乔元恨之入骨,她也不明白哥哥龙学礼为何要杀人,这段时间龙家发生了这么多事,龙雪很想一个人静静,所以她独自来到江景别墅,却不知她的父母和哥哥也来到了这里,他们正在做着不可告人的私密事。

    意兴阑珊的龙雪根本没注意车库里停着黑色大奔驰,她以为父母和哥哥都回了另外那边的房子,她以为江景别墅里就只有她龙雪一人。

    “咦。”

    走入客厅,龙雪意外的听到楼上传来尖叫,那是妈妈的尖叫,龙雪很熟悉母亲的声音,她很震惊,尖叫声很荡,伴随着尖叫,似乎还有其他人的声音,龙雪惊呆了,她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她朝声音的方向走去。

    二楼主人卧室里春色无边,那里正上演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大戏,龙学礼正用母亲的,龙申则用粗壮的妻子的咽喉,很靡的画面,很震撼人心的场景,偏偏这震撼人心的场景被龙雪看到了,卧室的门没关,的三人正全身心投入,完全没有想到有人在卧室门口窥视。

    龙雪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双眼,她还是不相信,可她不得不相信,因为这一切是真实的。

    龙雪赶紧摀住嘴巴,生怕喊出来,再看了两眼,她的小心脏实在无法承受这荒唐的一幕,再也看不下去,也不敢出言制止,于是,龙雪蹑手蹑脚离开江景别墅,招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她想了想,偌大的承靖市竟然没有一处她想去的地方,也没有一个朋友,最后龙雪要司机载她去‘足以放心’洗足会所。

    ※※※

    朱玫很大方,乔元说急着借两百万,她二话没说就给乔元准备好,乔元感动坏了,去莱特大酒店拿钱时,他跟朱玫说了几句话,朱玫立刻充满期待:“男人说话算话,不许放乾妈飞机。”

    乔元满口保证说到做到,他吻别朱玫,提着装有两百万的大号手提袋匆匆离开了酒店,开车直奔孙丹丹家。

    乔元曾想过问利家三姐妹要钱,但害怕利家三姐妹问这问那,问出破绽来,乔元只好放弃,他打算等明天问母亲王希蓉要钱,再还给朱玫。

    孙家里,灯火通明。

    孙丹丹正在她的香闺里写作业,她不知道乔元要来,写着写着,自然想到乔元,芳心好思念啊,好几天都没跟爱郎了,下面有点儿,孙丹丹羞不自胜。

    孙浩在卧室里急得团团转,欠了地下赌场五十万,那可不是小事,他很担心乔元食言,咬了咬牙,孙浩怒道:“都十点了,这小子再没有个消息,我就打他电话。”

    赵倩倩示意孙浩小声点,虽然卧室门关着,但赵倩倩心虚,生怕被女儿听到什么。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赵倩倩赶紧去开门,果然是乔元来了,那孙浩一看乔元手中的大袋子,立马满脸堆笑。

    “阿元,你怎么来了。”

    孙丹丹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她眼睛不算很大,却被她瞪得大大的。

    乔元笑嘻嘻的递上了两大盒糕点:“拿些东西给你爸爸妈妈,顺便看看你,这是你爱吃的冰皮酥。”

    孙丹丹双手接过,笑不拢嘴,冰皮酥再好吃,也要看是谁买的,刚才还憧憬乔元买冰皮酥送给她,这会居然实现,真是喜出望外:“谢谢阿元。”

    “呃,我跟你爸爸妈妈商量一些事,等会再找你聊。”

    乔元不能扔下钱就走,两百多万不是小数目,有些话乔元必须要跟孙浩说清楚。

    “哦。”

    娇羞的孙丹丹已无心写作业,一坐在沙发,打开客厅电视,准备开吃冰皮酥。

    乔元则随着孙浩和赵倩倩进入卧室,关上了门。

    他们商量什么呢,孙丹丹很好奇,小脸蛋蓦地酡红,心儿想:莫非是商量阿元娶我么。

    孙丹丹那是越想越兴奋,她很想去偷听,可客厅的电视开着,她想偷听也偷听不到,如果关掉电视再偷听,多半被父母察觉,想了想,孙丹丹还是放弃了偷听,多亏孙丹丹单纯,要不然,她就会发现一个大秘密。

    “赵阿姨,孙叔叔有没有打你。”

    乔元上下打量着赵倩倩,两眼发亮,赵倩倩穿着低领的小薄衫,露出很深,白色小热裤很新潮,她涂了澹澹口红,乌发披下的风情成熟娇媚,她穿成这样,是有意吸引乔元,芳心中,赵倩倩已不仅仅把乔元当成女婿,她是为了悦己者容,就连孙丹丹都惊讶妈妈变漂亮了。

    老婆变漂亮,孙浩自然开心,面对乔元的询问,他吓得连连摇手:“我从来就没打过丹丹的妈妈。”

    赵倩倩娇笑:“阿元,我都跟你说过了,他怎么敢打我。”

    乔元放心了,鼻子闻着赵倩倩身上的幽香,他再次把目光聚焦在赵倩倩的上,孙浩看在眼里,心里好一阵怒骂:臭小子,眼睛看哪。

    赵倩倩也察觉了乔元的猥琐目光,她佯装不知,示意乔元坐下,想去斟茶给乔元,乔元却抓住了赵倩倩的手,紧紧拉住。

    赵倩倩既惊且喜,小小的挣扎两下就不挣扎了。

    乔元一指地上的手提袋:“孙叔叔,这里不是两百万,是两百六十万。”

    “啊。”

    孙浩愣了愣,赵倩倩也莫名其妙,不知乔元是何意,说好给两百万,为何多出了六十万。

    乔元马上接着道:“以后,我跟赵阿姨做那事,你不能管。”

    孙浩听明白了,原来如此,他怒火升腾;赵倩倩却是芳心剧跳,心想这乔元真的喜欢上她了,以后该怎么办,怎么面对女儿,赵倩倩心里那是矛盾重重。

    乔元冷冷道:“孙叔叔不答应的话,我就拿走六十万,以后还会偷偷跟赵阿姨做那事。”

    说完,伸手拉开手提袋,里面还有另外一大捆钞票,估计有六十万。

    孙浩一看满袋子的钞票,顿时脑热发胀,心中暗急,那可是好多钱啊,,眼见乔元就要拎出一大捆钞票,孙浩慌忙上去阻拦:“喂喂喂,阿元你等等。”

    “老孙,你真答应啊?”

    赵倩倩未免心中有气,出轨是出轨,赵倩倩心中还是对孙浩有感情的,毕竟几十年的夫妻,她当然不希望丈夫因为钱而同意她继续出轨,她情愿孙浩反对。

    很遗憾,经过天人交战,孙浩只能面对无法挽回的现实:“别装蒜了,你希望我答应的,反正你也被阿元干过好多次,以后你们还会偷偷搞,我也管不过来,乾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不要让别人发现就行,还有,倩倩你以后不能嘲笑我比阿元短小。”

    赵倩倩那是哭笑不得:“是你说跟阿元差不多,我才挤兑你两句。”

    眼儿瞄了瞄乔元,羞得低下头,视线正好落在乔元的裤裆上,芳心一震,她发现了乔元。

    乔元一进屋见到赵倩倩就开始,他也没掩饰,令赵倩倩意外的是,这次乔元居然帮孙浩说话:“赵阿姨,你这样嘲笑孙叔叔就不对了,男人爱面子,吹吹牛很正常,你笑话孙叔叔,他肯定生气。”

    孙浩听了,心里乐滋滋的,赵倩倩也没听出乔元在暗损孙浩,嗔道:“吹牛也有个谱,相差那么悬殊,他好意思。”

    孙浩好没面子,怒道:“有多悬殊,我怎么也有十五公分。”

    乔元年轻气盛,心想给你脸,你还不要,十五公分你也敢叫呱呱,让你见识厉害,他马上拉下裤裆拉链,掏出一根惊人的大水管:“孙叔叔,你说这是多少公分。”

    “阿元。”

    赵倩倩花容色变,惊呼一声,双手掩脸。

    孙浩也没想到乔元这么好胜,巨物一出,悬殊力判,孙浩哪还敢逞强,讪讪道:“早上我看走眼了,你厉害,你厉害,快收起来,动不动就掏鸟蛋,真是个孩子。”

    乔元艰难地把大水管硬塞回裤裆:“可能是孙叔叔偷看时,只看见我插在赵阿姨下面,你没看完整。”

    赵倩倩大羞,放下了双手,眼儿还是瞄着乔元的裤裆,见乔元穿的是时尚的紧身西裤,心里替乔元焦急:裤子那么紧,大傢伙包在里面不难受么,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活该。

    孙浩若有所思:“阿元,孙叔叔记得以前和你,还有你爸爸去江边玩水,我没发现你有这么大。”

    乔元揉了揉发胀的裤裆,回答说:“那时候我还小,我十岁开始变大变粗的。”

    孙浩心疼道:“那你弄丹丹的时候,她怎么受得了。”

    乔元好生愧疚:“我弄了丹丹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弄赵阿姨就轻松多了,一下子就,很爽。”

    孙浩一听‘很爽’两字,顿时妒火中烧:“你是到底用什么手段搞我老婆的,你老实说清楚。”

    赵倩倩急了:“孙浩,你要脸不。”

    孙浩怒道:“你都给他干了,你才不要脸。”

    “小声点。”

    赵倩倩顿足,这一顿足,胸口两团高耸物事晃了几圈,乔元欲火暴涨,手臂一伸,揽住了赵倩倩的腴腰,目光注视着赵倩倩的,动情回忆:“以前天热的时候,每次见到赵阿姨衬衣里的奶罩形状,我就硬了,特别是赵阿姨穿白衬衣,里面是黑色奶罩,我晚上睡觉时会对赵阿姨胡思乱想。”

    赵倩倩立马脸红:“我很少那么穿的,一般是白色文胸洗了,我才穿黑色的。”

    乔元咧嘴坏笑,索性把赵倩倩推落在床,赵倩倩猝不及防,大坐在床沿,两条腴腿支在床外,目光平视的地方,正好就是乔元鼓囊囊的裤裆。

    孙浩实在忍不住:“你小小年纪,就这么流氓。”

    “我怎么流氓了,赵阿姨那么穿,也不是我一个人看到。”

    乔元也不气恼,脸皮厚着呢,他笑嘻嘻地分开赵倩倩的双腿,直接用鼓囊囊的裤裆去顶赵倩倩的,流气十足:“孙叔叔,我不怕跟你说,我第一次干赵阿姨是在酒店,没有多久的事,干了赵阿姨以后,我就发达了,赵阿姨旺我,所以,我还要干赵阿姨。”

    赵倩倩好不尴尬,欲起身:“阿元,你别说了,我……我给你倒一杯冰水。”

    乔元却摁住了赵倩倩的双肩,面红耳赤:“赵阿姨,我现在就想要了。”

    说着弯下腰,在赵倩倩的美脸上亲了一口:“赵阿姨,你变漂亮了,我忍不住。”

    “阿元,别这样。”

    赵倩倩惊慌失措。

    可乔元坚持:“我现在就要。”

    赵倩倩急道:“那也不能在这。”

    乔元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拉下裤裆拉链,掏出剽悍大水管,一下就戳中了赵倩倩的:“没事的,就在这里做。”

    “阿元,你太过份了。”

    赵倩倩紧张地注视着丈夫,孙浩却是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应对,握了握拳头又松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