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小说:同学之母我的妻| 作者:春之望| 类别:都市言情

    三个月过后,王钢陪着干妈去医院系统检查了一遍,在确认身体无误后,中午在外面吃过饭回到家,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干妈亲热,结果沈桂华恼他这段时间来不接受自己的暗示,故意左躲右闪,结果惹急了王钢,直接把干妈摁在餐桌上奸起来。

    就在王钢刚刚捅了几十下,正在爽叫的时候,突然看到本以为带着外孙女回自己家的丈母娘迷迷糊糊的从客房里走了出来,原来中午她吃过饭后,突然感到有些困倦,便打算小憩一会,结果一睡就睡到了半下午,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依稀听见外面动静剧烈,出来一看,顿时满脸张红,赶忙飞奔回屋。

    原本还装模作样反抗的沈桂华看到王钢表情的尴尬,不禁噗嗤笑出了声,结果精虫上脑的王钢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被发现,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被撞见,便也懒得换场地,继续摁着干妈的大,疯狂弄起来。

    沈桂华这会儿气也消了,便忘情的迎合起小丈夫的,两人从餐桌干到沙发,从沙发干到卧室,最后沈桂华高喊着急,被王钢一边一边抱进厕所,一边享受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出金黄色的液。

    等外界的动静彻底平息了,沈妈妈才长舒了一口气,不敢再多待片刻,抱起孙女便出了门,直到走到楼下,她才意识到自己裤裆里凉飕飕的好不难受。

    畅快淋漓的过了三天二人世界后,念女心切的沈桂华才一脸春风的从父母家把女儿接回来,晚上,当小丈夫和女儿一左一右的含住自己两枚吮吸乳汁时,沈桂华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快活与欣慰,当女儿吃饱后,沈桂华一边逗弄着女儿,一边背对着王钢撅起了,对干妈无比熟悉的王钢自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下便笑着扯下她性感的,挥舞着长枪杀入水乡。

    像这般在温柔乡中沉迷了一段时间后,王钢走出家门寻找了一份快餐店的工作,他倒不是要靠这点微薄的工资养家,而只是打算先谋个差事,衣食无忧,又没什么事业心的沈桂华则在家中带女儿,顺便努力把因怀孕长出的肥肉给减掉。

    半年后,沈爸爸因为脑溢血中风进了医院,看着在医院和家庭间来回奔波劳碌的干妈,王钢萌生开办养老院的念头,经过夫妻俩的讨论后,沈桂华十分支持小丈夫的念头,并拿出一百万交给他做启动资金。

    浑身充满干劲的王钢很快就在城郊租下了一间废弃的中学,并花重金休憩房舍,整修道路,招聘人员,组织上岗培训等等,不到两个月,幸福养老院就正式挂牌营业了,首批入住的便是沈爸沈妈,此时沈爸爸半身不遂,连说活都很困难了,不久之后,在干妈的建议下,王钢把父亲也接了过来。

    因为王钢人聪明又肯吃苦,办事认真,头脑灵活,幸福养老院的软硬件设施到位,工作人员也专业热情,很快就获得了良好的口碑,随着名气逐渐打响,幸福养老院终于渡过了最开始的困难期,随着入住老人的增加,幸福养老院的收入也直线上升,两年后,养老院首次盈利,王钢买了一辆宝马mini送给干妈做礼物,也是在同一年,终于达到了法定结婚年龄的王钢,与干妈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去办理结婚证的时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通过查询系统反复确认了沈桂华的年龄后,才最终疑惑盖下了钢印。

    就在事业家庭爱情发展的一帆风顺之时,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问题弄得王钢和沈桂华陷入了尴尬,在一次老人院举行的月例体检中,沈桂华的母亲居然被查出了怀孕,刚王钢看到沈桂华拿来的报告时,差点以为是医院弄错了,再三确认无误后,正打算偷偷展开调查的两人却看到王爸爸一脸尴尬的带着害羞的沈妈妈登门拜访,原来六十三岁的沈妈妈肚子里怀的竟是王钢的弟弟或妹妹,是四十九岁的王爸爸不甘寂寞播的种。

    故事的原委还得从两年前说起,刚到老人院的王爸爸和沈妈妈因为亲家关系渐渐熟识,沈爸爸当时半身不遂,沈妈妈照顾时常力不从心,王爸爸虽然瘸了一条腿,但行动并无大碍,所以经常帮忙,一来二去,暗自把儿媳妇当成意对象的王爸爸,竟然对长相与儿媳妇相像的沈妈妈产生了的好感,还不小心让沈爸爸发现了,正心疼自己死后老伴孤独的沈爸爸见状正中下怀,暗自撮合起老伴和亲家公来,沈妈妈在得知老伴的打算后自然羞涩难当,便私下里找到王爸爸打算拒绝此事,结果在得知亲家公孤苦伶仃的身世后,沈妈妈竟心生怜悯,又联想到自己在老伴去世后的孤苦无依,见王爸爸言语陈恳朴实,沈妈妈一时糊涂竟然答应了和他处处看,结果王爸爸在沈爸爸的帮助下,投其所好,最终顺利的拿下了亲家母。

    看到老伴有了归宿,一直强撑着病体的沈爸爸便驾鹤西游了,沈妈妈自然是伤心不已,王爸爸便趁虚而入,用关心和诺言取得了沈妈妈的信任后,将半推半就的亲家母搞上了床,虽然当时沈妈妈已经六十有二,但年轻时就很注重保养她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少好几岁,加上做为沈桂华的亲妈,模样自然不会有多差,皮肤又白,所以在同龄人中绝对算是漂亮老太太,身材虽然有些变形,但和都是又大又软,看着很是诱人,更妙的是,沈妈妈虽然一把年纪了但经水还未完全断绝,的时候很容易就湿润了,加上已经很多年没有和丈夫有过性生活,所以插起来还挺紧的,而王爸爸的家伙又是个大家伙,人虽然瘦了吧唧的,但是常年劳作的他耐力很强,连续插上半个小时都不带停的。

    于是乎,第一次上床,沈妈妈就被王爸爸给征服了,虽然事后有些害羞后悔,但是当两天后,王爸爸半夜来敲她房间门的时候,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沈妈妈又鬼迷心窍的开了门,进门后,王爸爸自然抱着亲家母又亲又摸,沈妈妈欲拒还迎的挣扎了两下后,便乖乖的脱掉了裤子爬上床,像女儿伺候女婿一样,撅着迎接起亲家公的。

    一次、两次,食髓知味的王爸爸几乎每晚都去敲亲家母的房门,虽然亲家母已经呈现衰败的老态,但是她湿漉漉热乎乎的可比五根手指强多了,而且她那酷似儿媳妇的五官,总是能给王爸爸带来莫名的兴奋感,更别提那两团又大又圆的和肥大的带给自己的绝妙手感,哪怕只是抱着她乱摸一通,也是无比的爽快。

    一开始,沈妈妈还会出于害羞和担心,偶尔拒绝王爸爸几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见无人发现他们私情的沈妈妈,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加上王爸爸的实在是比老伴的粗太多,带给她的感觉比年轻时候丈夫给自己的感觉还要爽,让沈妈妈对王爸爸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不仅夜夜盼着亲家公来敲门,甚至还会对跟王爸爸说笑的老太太产生醋意,让王爸爸感到好笑的同时也感到无比的得意。

    因为沈妈妈的经水来的不仅时断时续,而且每次来的量都很少,加上年纪又大,也怕老人院里出现会暴露他们的关系,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在意避孕的事,加上王爸和沈妈都是老一辈人,也不知道口爆之类的姿势,所以每次王爸都是抱着沈妈的大肉,内事。

    一次两次也许没事,但两人的关系持续了差不多一年,的次数不下百次,哪能次次都相安无事,果然这次不幸中枪,听到有传言说老人院里有人怀孕后,沈妈第一个就想到是自己,慌乱的她赶忙找到王爸商量,商量来商量去,怕事情闹大的他们只好先找到儿女,希望得到他们的谅解。

    明白了前因后果的王钢和沈桂华当真哭笑不得,本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王钢把体检风波压了下去,不过事情到这里还未结束,沈妈时候找到女儿,说是希望把孩子生下来,沈桂华虽然觉得这孩子的乱了辈分,但毕竟孩子时无辜的,加上母亲一脸哀求,她实在是架不住,只好同意了,见干妈都同意了,王钢还能有什么话好说,只好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

    等沈妈的肚子大到无法掩盖后,沈桂华便以生病住院为由,将母亲接回家待产,到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婴,虽然孩子出生时只有小山一半重,但高龄产妇能够母子平安已经是万幸了。

    这孩子后来被王钢和沈桂华以弃婴为名收养做了女儿,起名王玥,小名玥玥,这个名字是沈爸当初给外孙女起的名字,现在被用在了老伴的孩子身上。

    做为王玥的亲妈,名义上的外婆,沈妈对这个孩子从小便格外关心,所以王玥与外婆的关系也十分亲密,在王玥七岁时,沈妈因为肝癌去世,临死前她死死的拉着王玥的手,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王钢和沈桂华虽然猜出了沈妈想要说的话,但是为了王玥考虑,他们最终什么也没说。

    沈妈死后,王爸的精神也迅速垮掉了,这七年多的时间,可以说是他最快乐的时光,这段不可为外人道也的黄昏恋,让这个一辈子在土里刨食的农民,明白了爱情的可贵,在沈妈的头七结束后,王爸偷偷的溜出了老人院,用腰带,蜷着腿吊死在沈妈墓碑旁的松树上。

    两位老人的先后离世,给王钢和沈桂华带来了很多的感悟,哀叹命运多舛的同时,也让他们更加明白身边人的可贵,可老天爷的心情总是瞬息万变的,谁也不知道在哪天会有什么样的灾厄降临在最爱的人的身上。

    2033年,刚刚下飞机的王钢,脚步匆匆的登上了开进登机坪前来迎接他的加长宾利轿车,车内的他神情紧张,眉头紧锁,丝毫不复半分往日商场上的从容与气度,做为国内商界近十年来首屈一指的商业奇才,王钢用了短短的十年便完成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高度,这个大学都没有上过的年轻人,通过一家三线小城市的普通养老院,最终建立了遍布全国的连锁养老机构,不仅成功上市,更极有眼光的投资了好几个回报丰厚的种子项目,被誉为行业内最有眼光的天使投资人,年纪轻轻便身家亿万,功成名就毫不让人羡慕,而跟让一些人为之羡慕的是,他有位号称不老天使的美貌妻子,虽然外界传言他的妻子比他大了整整二十岁,但是每个见过他妻子的人,都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如果说那个容貌和身材足以秒杀世间九成九女人的美艳妇人,居然是个五十三岁的老妪,那这个人真的应该去医院治治眼睛了。

    “还有多久到医院?”

    “最慢20分钟。”坐在王钢对面的一名中年男助理有些紧张的说道。

    王钢嗯了一声,半晌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如流水般逝去的夜景,远处开道的警笛声虽然微弱,但此时听来却无比的刺耳尖锐。

    “据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中午在市区因酒驾超速违规驾驶机动车,以致一对母女身受重伤后逃逸的驾驶员已经被刑事机关抓获,对他所犯下罪行,嫌疑人供认不讳,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受伤的母女目前还在医院治疗,虽还不明白她们的具体身份,但据某知情人士透露,这对母女极有可能是某个重要级人物亲眷,如有后续报道,本台将继续跟进。”

    看着这段车载电视里滚动播放的新闻,王钢的表情更加阴沉,车厢里气氛压抑仿佛空气都凝固住了,以至于那个中年助理小肚子都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一刻钟后,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医院门口,面对蜂拥而至蹲守在这里的记者,王钢头也不回的冲过保镖组成的人墙,急匆匆的在医院领导的陪同下,往ICU病区赶去。

    “挺住,干妈!挺住,小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