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中文网 书库 都市言情 颠倒痴迷 番外 第2章 骗著肉包生元宵

番外 第2章 骗著肉包生元宵

小说:颠倒痴迷| 作者:暴躁的狐狸| 类别:都市言情

    沈少当爹了,洪涛大叔去看了看沈家的那个小宝贝,瘪瘪嘴心说,小孩子咋都这样?没长毛的小猴子一样,这麽难看,亏得沈少当成宝一样抱著,洪大叔拒不承认是自己一颗苍老的嫉妒心在作怪。

    周末接了自家的小肉包回去,洪大叔心不在焉的看著越加珠圆玉润的人,想著要是有一个和她一样可爱粉嫩的孩子……洪大叔咽了一口唾沫。

    晚上抱著嫩嫩的小女人,洪大叔“吧唧,吧唧”亲了两口,看著眼带鄙视,可起劲擦著自己脸颊的陆路说,好孩子,给咱也生个娃娃吧?

    陆路愣了愣,“啪”的一声,小肉包炸了,化身肉夹馍的某人张牙舞爪的捏著大叔的脸怒吼,我不生,我不生,我自己还是个娃娃咋能生娃娃,你这不是故意的吗?我还青春年没玩够呢,我不要生,就是不要生,要生你自己生。

    大叔忍著脸皮被拉扯的疼痛,两眼含悲忍痛的说,肉包啊,其实你不小了,放在万恶的旧社会,你都是几个孩子的妈了!

    陆路囧了,使劲捏著大叔的厚脸皮,测量他的脸皮弹性强度。

    大叔呲牙裂嘴疼的受不了了,只好服软说,行,行,行,咱不讨论这个话题了,咱换一个成不?

    陆路松手,在大叔的衬衫上蹭了蹭满手的面油说,那成啊,你想说啥?

    大叔想了想说,你说咱们孩子叫啥名字好?

    陆路挥动著爪子又抓上来了。

    大叔备受蹂躏後认为,通过谈判手段让小肉包生个小笼包的手段宣告失败,於是一个大红叉叉划在“和平”二字上,一个大红圈圈勾在“阴谋”这个词上。

    大叔摸著下巴思考了半天,笑嘻嘻的出门去买了一堆的安全套,一个个很认真的用大头针扎著洞洞。

    於是小肉包发现大叔来接自己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而且老当益壮的某个色老头,每一次都把可爱的小肉包扑倒在床上,花样繁多的折腾,吃的满嘴流油,意犹未尽。

    小肉包一边竖起课本,眼角闪著泪花花打著哈欠补觉,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的诅咒某个大叔早早肾亏。

    大叔翘著二郎腿得意的看著指尖的大头针,背心突然冷了冷,打了两个喷嚏,紧了紧衣服,疑惑了,感冒了?不至於吧,咱这身体一向好的没话说?

    三个月後,小肉包扒著医院大厅的柱子,一边向後起劲踹著某个极度卑鄙的人,一边小脸贴著柱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蹭了一脸的白墙灰的嚎啕大哭,苍天啊、大地啊、我被这个老男人给骗了,妈妈啊,我对不起你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啊……呜呜……

    大叔小心的的抱著她的腰,尽量躲避著夺命连环驴後踢,一边傻呵呵的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小肉包捂著肚子,捧著红艳艳的结婚证书,哀悼自己的青春生活还没开始,就被一个猥琐的大叔采摘了,真是情何以堪啊。

    大叔脸皮厚度一流,面对害喜的老婆天天的怒目相向,依旧快乐的精灵样,在屋子里欢快的转啊转,可惜明显精灵的老婆不买账,认为一个猥琐的大叔这麽装嫩、装阳光是一件很没皮没脸的事情,当然,考虑到大叔一向非人的脸皮厚度,某人予以理解,就当他提前老年痴呆了。

    大叔眼角抽搐数下,淡定的望天,压下心底里挠墙一样想拎起某人摇晃三圈的冲动,不能太暴力,胎教很重要。

    五个月後,小肉包胖了二十斤,捏著肚皮上巴掌厚的肥膘,小肉包边哭边往嘴里塞鸡腿,这可咋办呢?胖成这样,以後咋减肥呢?

    八个月後,大叔两手颤抖的抱著自家圆润的闺女“小元宵”揽著元宵她娘得意的不得了,咱家的闺女哟,长的真是珠圆玉润一看就是有福气的。

    元宵同学可爱粉嫩,很受人喜欢,沈家小宝,每天趴在婴儿床边不肯走,动不动就惦著小脚爬上洪元宵的小床床,轻薄人家屁大点的小姑娘,亲亲小脸蛋,亲亲小嘴巴“砸吧,砸吧”奶香的小娃娃亲起来好甜。

    洪大叔咬牙切齿恨不得揪著那小子的衣领,把他扔回家,小肉包和气的、笑眯眯的拍著自家大叔的肩膀说,不准动我女婿!大叔泪奔!

    洪元宵同学身体棒、体质好,相应的,那中气也是一等一的好,每次一睁眼,扯著嗓子一嚎,整个洪家,连著地基都要抖上三抖。

    大叔得意并惊叹的逗著女儿说,不愧是我闺女,长的像我,这个气势也和我一个样。

    小肉包鄙视的上下打量了大叔片刻说,我闺女要真的长得像你这般壮硕,我肯定把她塞回去重新回锅一次。

    大叔默……

    三年後,大叔看了看东款新抱在手里的儿子,再看看沈家会走路的姐弟,回头一瞅自家元宵,牵著沈家小宝的衣服角,拿著大苹果,面对自己老爹笑眯眯的抱抱,扭过头装没看见,死活不肯和沈家小子分开半步,大叔泪眼问苍天,这个女儿是留不住了,要早做打算了。

    回家抱著老婆细嫩的身体,大叔心火上涌说,老婆,我们再要两个孩子吧!

    小肉包瞪圆了眼睛,什麽还要生,很疼的,我不要,一个就好了。

    大叔翻身压到娇嫩的小肉包说,老婆,咱家元宵看著就是别人碗里的甜点了,咱不能晚景凄凉,要早做准备了,边说边手底下起劲的剥衣服。

    小肉包挣扎的反抗,裹著被子毛毛虫一样挪啊挪,就是不让大叔得逞,大叔叹息数声说,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不勉强。

    小肉包疑惑的伸出头说,真的不勉强我了?

    大叔点头

    小肉包放松警惕,大叔扑上去三两下剥了个干净,急吼吼的上了垒。

    小肉包唧唧哼哼的骂,你不是不勉强我吗?

    大叔得意笑道。我不勉强你,那是不可能的!

    小肉包咬著某人厚厚的脸皮,恨不得一口下去咬掉二两肉,不过怕第一个心疼就是自己,没敢下嘴而已。

    四个月後,某个可怜的小肉包,再次抱著医院坚固的柱子稀里哗啦的哭,苍天啊、大地啊、我就是不该忘记誓言,才会又被这个男人给骗了……呜呜……娘啊,女儿违反国策超生了……

    某个得意忘形的人捂著肚子苦著脸在一旁劝,没办法在这个与时俱进的是时代里,老婆的阴招也跟著进步了,这一脚踹的真狠,起码一个星期不能人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