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中文网 书库 都市言情 春色满园关不住 第39章 无限春色夜晚时

第39章 无限春色夜晚时

小说:春色满园关不住| 作者:木鱼落| 类别:都市言情

    白晶身上衣裳穿的本来就很少,而且相当的暴露,林阳缓缓地把左手上移,已经把背部的拉链拉开。

    顺着她那窄小的衣衫抚摸进去,在黑暗中求索,只听见轻微的一声,两颗硕大的丰满挣脱了束缚,在车厢中微黄的灯光下,看着白晶一副享受的样子,林阳一边感受着满意形容的丰满和火热,不知不觉中已经推掉了内衣的束缚,把障碍清除,雪白的身体此刻已经完全的暴露出来。

    白晶的身子在林阳的挑逗下早就变得敏感不已,手摸摸索索的伸向林阳的裤子,也开始解开腰带。

    林阳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向下滑去,抚摸着修长滚热的大腿,摸索着掀起她的短裙,手掌向下一滑,已经触及大腿的根部,细嫩光滑的肌肤让林阳沉醉不已,当即不在犹豫,把向下一拉,挺枪进入…………

    林阳的心法不由自主地运行,体内精气饱满……

    车厢外夏虫在夜里歌唱,车厢内两人不知疲倦的耕耘,中间夹杂着诱惑的声调……

    终于一声长啸,两人同时摊了下来,此时双方浑身都湿漉漉的,好像刚刚出浴,林阳轻搂着白晶,把她抱在怀中,让白晶坐在自己的腿上,他轻吻着白晶的耳垂。

    林阳刚才一连做了几次,现在还有点没有满足的样子,但看到白晶已经不堪重负了,只得压住欲火,在她的耳边说情话。

    “舒服吗?”

    林阳坏坏的说道。

    “你……”

    白晶难得露出小女儿情态,在林阳的怀中锤打:“让你说,让你说。”“好了好了,”林阳把白晶往自己的胸上依靠,说道:“难道你还不累?”“我们回去吗?”

    林阳轻声问道。

    “不,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车里过夜了,”白晶抓住林阳的衬衫:“我今天晚上说什么也不让你走,说好了陪我的。”“好吧”林阳拥抱着白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身上的西服不知什么时间滚落在车厢中两人都不知。

    伴着清脆的鸟鸣,林阳从睡梦中醒来,看着怀中的人儿,白晶仍然像八脚鱼一样贴在林阳的身上,睫毛轻轻的闪动,嘴角浮现着一丝笑意,好像做了什么美梦。

    几乎是心理感应,白晶也悠悠的醒来,看到林阳还在注视着自己,就用手裹住胸前说道:“色狼,看什么看?”

    林阳清晨时候正是一柱擎天,被白晶在怀中不安分的扭动,立刻欲火又燃烧起来,一把抓住白晶,不顾她的娇呼反对,又开始吻了起来。

    谁知道白晶也开始情动,热烈的回应,车中的两个人儿又开始不安分的运动起来。

    转瞬间,林阳已经再次进入那条湿润的小道。

    于是合着鸟鸣,两人扭动起来。……

    “林阳,我这段时间可能要出差?”“怎么了?”

    林阳抓住她的手问道。

    “公司出了一点事,我要到南方去一趟。”“那你自己小心一点,”白晶静静的躺在林阳的怀中轻轻地说:“林阳,我们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什么事?”

    林阳的手继续在白晶的背上抚摸。

    “你真的不记得了?”“我好像没有忘记什么呀?”“现在七点五十,好像马上就要上课。”

    白晶笑着说道。

    “什么?”

    林阳一下子坐起身子,这才想起自己还要上课,手忙脚乱的把衣服往身上套,口中还不断的埋怨:“你怎么不早点说?”“本来我醒的时候就想说,可是你非要和我……”

    白晶似笑非笑的望着林阳。

    走到门口,已经上课好大一会儿了,林阳硬着头皮喊了一声:“报告。”

    这一节是班主任也就是欧巴桑数学老师的课,林阳上次顶撞她以后一直小心翼翼,害怕被抓住小辫子,没想到这次被逮个现行。

    那知数学老师看到他,并没有批评,反而热情地说:“林阳来了,快点进来。”

    这么大的转变令班中的人们都大跌眼镜。

    果然,刚做到座位上苏贤淑已经用圆规狠狠地刺了林阳一下:“说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和谁在一起?”

    大有如果林阳不老实交待,就要炸平庐山之势。

    林阳刚想开口解释,看到老师在望着自己,就低声说:“下课再解释。”

    欧巴桑继续发表她的言论:“我刚才已经说了,上次摸底考试同学们整体都考得不错,尤其是以下几个同学值得表扬。这次叶明仍然是第一名,位居全校的第二,苏贤淑刚刚转来不久,但是成绩也喜人,是我们班的第二名,在全校中第八……这次进步最大的是林阳,这次考了全班第十五名,前进了足足有三十名,并且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在缺考一场英语得情况下考了十五名。”

    欧巴桑这些话一说出,立刻在班中炸开了花,林阳这段时间在班上风头正劲,这次考试又考得这么好,班中的人们都疯狂起来,谁知道欧巴桑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更吃惊。

    “林阳的语文和理综这次双双并列学校第一,以后大家在学习上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找他帮忙。”

    听了她的话,班中不知道谁先鼓起掌,马上班中人都哗哗的鼓掌,林阳这是发现叶明透过班中的人,正用目光注视着自己,也就一个微笑回报过去,叶明立刻脸红着转过头。

    叶明心中也乱糟糟的,不知为什么,自己现在对这个男生越来越感兴趣了,那次选美大赛他在台上画画的时候,叶明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参加选美大赛呢。

    以前她听自己的同桌谈论男生的时候特别讨厌,可是关于林阳的事她总是听的兴致勃勃,渴望自己了解他更多一点。

    “阿阳,叶明刚才在对我放电呢。”

    阿胖兴奋得说道。

    “别臭美了,人家是对我们的天之骄子林阳放电呢。”

    后边传来苏贤淑酸酸的声音。

    林阳却想到他几天前蹲派出所的时候,副局长也来认领自己,就是叶明求的情,但是好像叶明和自己并不熟呀,严格地说两个人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呢,难道真的像苏贤淑说的,叶明对自己有意思?

    叶明会不会也是十二星宿侍女中的一个?

    林阳就这样胡思乱想,一直到下课,苏贤淑不容分说,一把把林阳从座位上拉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拖出班中,后边的人又是一阵惊叹。

    “老实交待昨天晚上到哪里鬼混了,我打电话的时候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苏贤淑把林阳拉到花池旁,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昨天晚上这些问题缠绕了她一晚上。

    林阳调着说道:“说话的那个人是白姐,上次我不是给你说过要买下《大同》游戏中的第一楼吗?就是白姐帮我找的买主,这次我赚了十几万呢。”“十几万?”

    苏贤淑难以置信的望着林阳,“第一楼怎么那么值钱?”

    林阳自是转移话题后,大讲特讲,把苏贤淑说的晕晕乎乎,苏贤淑也就忘了问问题的关键。

    第二节是语文,语文老师自然又把林阳夸奖了一番,林阳上了十几年学的夸奖加起来也没有今天听得多,一时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不就是考得好一点吗?

    **“大哥,现在怎么办?我们已经收了人家的定金了,日方等着交货呢?”

    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说道。

    “老二他们还没有找到孤独天风个老匹夫吗?妈的,老子这次找到他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我竟然被他给耍了。还白白的挨了一枪。”

    原来这个老大就是张彪,五一期间他拦截住孤独天风让他把《竹林七贤图》交出来,谁知道这个家伙那幅假画骗他,更可气的是让警察差点抓住自己。

    “大哥,为什么日本人出的价钱这么高,会不会这幅画有什么古怪?”

    那个家伙接着问道。

    “赶紧去办你的事,话怎么这么多?”

    张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下午的时候,林阳接到陈清然的电话,陈清然也高兴不已,毕竟林阳取得那么好的成绩她也觉得风光,自然要给林阳庆祝,于是晚上的时候,陈清然拉着林阳就去超市买菜。

    陈清然买菜的时候,精挑细拣,让林阳直高声赞叹,买菜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文化。

    陈清然此时已经知道林阳利用《大同》游戏狠赚了一笔,直说林阳是个奸商。

    林阳首次展示了储物功能,把陈清然买的东西完全隐藏起来,两人就这样边说边笑的朝回走,林阳忽然看到几个穿这黑衣的人在前边站着,顿时觉得事情不懈,就暗暗搂住陈清然的腰脊。

    “林阳先生,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忽然背后一个声调响起。

    林阳猛地回过头,只见张彪站在街灯下,后边跟着几个人,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前边的人也围了上来。

    “是你,你想干什么?”

    林阳拍了拍陈清然的脊背,希望她不要害怕。

    “林先生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这是我的名片。”

    张彪笑着说道,接着深受递上一张名片。

    林阳早已经知道他是张彪,所以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说道:“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好谈的,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林阳的冷言,张彪的一个跟班早就不耐烦了,大声说道:“我们张总请你是看得起呢,别不长眼。”“混账,什么时间论到你说话了。”

    张彪不等那个家伙说完,就冲着他的嘴上一巴掌,接着冲林阳笑了笑说道:“我的属下不懂事,还望林先生见谅。”

    张彪本来就消息极为灵通,自然是也知道上次林阳被公安局抓后的一系列情况,虽然他清楚地知道林阳其实并没有多大的背景,但是在陈清然面前不得不斯文一点,毕竟陈家的势力还是不容小瞧,虽然自己背后有东方世家支持,倒也不是怕了陈家,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既然没有什么事,那我们可要走了。”

    陈清然说道,她看着张彪奸笑的样子,心里很不舒服。

    “林先生以为呢?”

    张彪说着看了看周围的人,他的属下马上理解,都上前靠了几步。

    林阳知道张彪这是先礼后兵,万一自己不同意恐怕又像上次那样把两人抓走了,林阳此时自然是今昔非彼,自负还是能够在这群人中脱身的,但是旁边有个陈清然就不一样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当即注意一定就朗声说道:“不知道张先生找我们有什么事呢?”“只是一些小事,林先生只不过需要举手之劳。”

    张彪又说道。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阳看今晚的事不时那么容易,就只得点头答应。

    “林阳……”

    陈清然低叫了一声。

    林阳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让她对自己放心。

    只见张彪随手拨了一个电话,立刻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驶来两辆车子。

    张彪亲自上前去打开车门,做了一个优雅的手势,请。

    车子径直驶进欣欣文化公司的大院,林阳想起上次白晶说的事,已经隐隐把张彪清自己的目的猜了一个七七八八。

    “林阳这位就是张总。”

    张彪介绍道林阳怎么听着都别扭,暗叫这个张彪是不是缺脑子,有这样介绍自己姐姐的吗?

    但是他也很奇怪张欣竟然亲自接见自己。

    林阳把眼前的美女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身简洁大方的白色套裙,润洁的脸蛋上薄薄的上着一层淡妆,半点红唇经过口红的滋润,散发着独特的魅力,微微敞开的衣领露着金色的项链,与耳下戴着的耳环成套地辉映着,虽然林阳觉得穿金戴银的人都很俗,但是在张欣升上却看不到,反而衬托出她的高贵,张欣整个人没有显示出任何的老态,而且有一段成熟的妩媚……

    “你好!”

    林阳定了定心神说道。

    “欢迎欢迎”张总见到林阳先是一怔,出奇的热情,伸出玉手说道。

    入手一阵清香,让林阳心神一动,不过随着坐下,总算解除了自己的困境。

    “张彪你去给我们倒几杯茶,”张欣不留痕迹的把张彪支开。

    张彪本也想呆在里边,可是张欣此时一说只得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不知张总相约到底有何差遣?”

    林阳开门见山的说道。

    “林先生见笑了,差遣倒是说不上,只是想请林先生帮一个忙而已。”

    张欣只是笑了笑,对林阳话中的刺不以为意。

    “请讲。”

    林阳简洁的答复。

    “我很早就听说林先生在书画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只是想让林先生帮我鉴别一幅画而已。”

    张欣说完,打开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卷轴,当着两人的面徐徐展开。

    《竹林七贤图》林阳一看就认出来那幅画。

    “是的,林先生帮我鉴别一下是否属于赝品?”

    张欣指了指画面说道。

    即使她不说,林阳也会仔细瞧的。

    此图为他唐朝画家孙位所画,他擅画人物、松石、墨竹和佛道,尤以画水著名,笔力雄壮、奔放,不以青色为工,与善画火的张南本并称于世。

    《竹林七贤图》残卷。

    图中所剩四贤,四贤的面容、体态、表情各不相同,并以侍童、器皿作补充,丰富其个性特征。

    人物着重眼神刻画,得顾恺之“传神阿堵”之妙。

    画中山石用细紧柔劲的线条勾出轮廓,然后渲染墨色,完密地皴擦出山石的质感。

    画树木是用有变化的线条勾出轮廓,然后用笔按结构皴擦。

    几株树各有不同的画法。

    兼有张僧繇“骨法奇伟”的特点。

    画面上看不出问题,林阳只得从绢纸上看,可是整个绢纸光滑细腻,完美无瑕,完全千年的古绢。

    难道这幅图是真的?

    这幅图要让自己临摹,林阳一定可以模仿得惟妙惟肖,可是要是真让林阳造假的话,恐怕自己就没有这么容易做出来了,就是一张绢纸自己就不能把它做成千年以前的模样,更何况这张画绢太完美了。

    不对,林阳灵机一动:“这幅画是假的,做得太奇妙了。”

    连他自己差点都被骗住了。

    张欣脸上一丝惊诧闪过:“林先生从那里看出来是假的?这可是我们花了一千多万刚刚买到的。”“原因很简单,这幅画太完美了,从画工到画布都是一流的水平,可是问题恰恰就出现在绢纸上。”

    林阳酣然解释道。

    “什么意思?”

    张欣疑惑的问道,陈清然也不解的望着林阳,难道太完美了就是假画,这是什么理论。

    “这张画绢粗看质地细腻,光滑巧薄,实属上等,可是千年以前的工艺水平并没有那么高,所以这幅画一定是假的。”

    林阳一解释众人才恍然大悟。

    “这么说我要早点把画退了,以免到时间纠缠不清。”

    张欣拍了拍胸口说道。

    张欣说完,只见从抽屉中抽出一个信封说道:“林先生,谢谢你今天的帮助,一点小小的意思,不成敬意。”

    林阳自然知道张欣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觉得自己也没有出什么力,就是帮助她鉴赏了一下画而已,哪里好意思收钱。

    “林先生如此推辞,难道是嫌钱少?”

    张欣故意脸一沉,装作不高兴地说道,其实他给林阳钱也是有目的的,希望他以后可以帮助自己鉴赏一些不能确定的文物。

    林阳见张欣如此说倒也不好推辞,只得收下说道:“张总太客气了,我只是会一点末节技巧罢了。”“呵呵,这个世界上只要能挣到钱就算本事,林先生不用自谦。”

    整个过程中,林阳和陈清然没有受到一点不公平的待遇,似乎对方真的只是请他们鉴别一下画的真伪,甚至还给了费用,就因为太正常了,才让林阳总感到不安,林阳觉得他们这次请自己有什么目的,但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然,就不再细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