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中文网 书库 都市言情 老婆洁茹 第26章 人妻被干(中)

第26章 人妻被干(中)

小说:老婆洁茹| 作者:LTH126(李志明)| 类别:都市言情

    ***********************************

    前 言

    自从“上海之旅”后,方芸的营业额由排名最低进升为全公司第一,皆因她已懂得利用自己天赋的本钱。我这个色Boss也不反对她的做法,既可帮公司赚钱,久不久她也会给我干一干,真是……

    大半年后……

    ***********************************

    这天,我坐在办公室正努力地处理台上的文件,这时,我的老秘书走进来,并道:“李先生,李总到了。”

    我道:“快叫他进来!”

    各位大大,这个便是强干方芸的李总,他来是由於我要和他前往澳门,去看他新开的酒楼、餐厅和酒吧。

    只见李总走进来,身后还有两个保镳,我道:“李总您好!很久不见了!”

    李总道:“小李,很忙吗?”

    接着我便向他报告他在澳门的生意状况。完成后,他道:“小李,做得很好,我没看错人,记紧明天在码头等我。”

    我笑道:“李总,这是我的份内事,多谢你给我们公司赚钱的机会。”

    李总道:“哈哈哈……这算什么呀!总之有钱齐齐赚,有女齐齐干。”

    我笑道:“当然啦!”

    李总道:“小李,我真羨慕老弟,刚才我经过你公司的办公室时,发现你的下属全是女生,而且大都是有身材的美女,真是看得我心痒痒。”

    我想想也是,道:“哪里!哪里!只要李总勾一勾指头,任何雌性都飞不出李总的五指关。”

    李总满脸自豪道:“这个当然啦!”

    接着靠近我小声道:“小李,刚才我在接待处见到一个大波美少妇,可否找来给我“认识””

    我当然明白李总所说是什么意思,道:“李总,我一定帮你,但你怎么知道那个女的是少妇呀?”

    李总道:“我看到她的无名指上戴了戒指,还有……”

    说了很多特徵,但我也不明白,便指着窗外道:“李总,你看看她还在吗?”

    李总仔细地看着,突然指着左边道:“对了!就是穿白色恤衫、杏色裙子那个。”

    我望一望,吓了一跳,李总所指的便是我的矫妻洁茹。天呀!怎么办?脑子里拚命想着用什么藉口打消李总的特别要求。

    李总见状问道:“怎么了?有困难么?”

    我脸有难色的答道:“这个……这个……”

    李总不满道:“老弟,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等老哥参详一下。”

    我无奈道:“李总,她……她……她是我老婆,这个……这个……”

    只见李总先是露出失望的脸容,转瞬又哈哈大笑,并道:“真是这么巧合,竟看中我兄弟的老婆。正所谓朋友妻,不可窥,算了,就当老哥没有说过吧!”

    听罢我才放下心来,并道:“老哥真是有义气。放心吧!除了她之外,其余的只要老哥欢喜,小弟一定帮你办好。”

    李总道:“好!好兄弟。对了,那个上次在上海帮你的下属,叫……方……噢!不记得名字了。她还在吗?”

    我道:“方芸?在!她现在是经理,我找人带你到她的房间好好和她叙旧吧!以你和她的“交情”我相信会“谈”很久。”

    李总道:“对!对!你这个小李,真懂说话。”

    於是我便吩咐我的老秘书带李总到下一层找方芸。待李总走后,我才松一口气,但脑海里却闪出洁茹给李总干的影像,虽然不希望但又很兴奋,想着想着,我的“小李”又硬起来……

    接着我便和李总到澳门和当地的富豪谈生意,少不了花天酒地一番。行程本来是三天的,但到了第二天,李总突然说他有急事须赶回上海,吩咐我可代表他和当地富豪谈生意,并可作任何决定。

    於是我便依照他的吩咐在当晚和一个富商倾谈在他酒店内的酒楼、餐厅和酒吧续租事宜,怎知对方一见我便道:“他妈的!你是谁?李总在哪?”

    我回道:“对不起!方先生,我叫李志明,李总派我来谈续租事宜,我们想……”

    不待我说下去,方先生立即道:“立刻找李总来,否则休想在我的酒店内继续经营!”

    无奈的我唯有立刻致电找李总,耳筒内铃声响起,但很久仍没有人接听,於是我便再次拨打李总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过了一会,噢!终於有人接听了,我道:“对不起!是李总吗?我是小李。”

    只听到耳筒内传来阵阵的喘气声,一会儿才听到:“哦!小……小李……什么事呀?”

    我问道:“李总,你不舒服吗?”

    接着竟听到女人微弱的呻吟声。我心里暗骂:“死色鬼,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原来是回上海干女,又不知干了谁家的女人了。”

    再骂一遍他祖宗十八代后,便道:“李总,方先生要找你。”

    接着便递了手机给方先生。

    方先生拿了手机后走往一旁与李总说话,一会儿后,方先生便走到我面前,把手机递给我,并道:“小李,一场误会。我和李总是老兄弟,你是他的小弟,便是我老方的兄弟了。来,我们进去再谈。”

    我给他半拉半请的进了贵宾厅,坐下来我拿出合同,正想解说,方先生便二话不说的拿到手上,并在合同上签署,递回给我,向旁边的助手示意后道:“小李,正经事办完了,来,我们轻松一下。”

    接着待应便开始上餐。

    对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我仍未来得及作出反应时,惊喜又再来了,只见那个助手带了两个女子进来,哟!竟是两个现时新进的电视豪乳姐仔,一个是33D的Emily、一个是34C的April,只见她们穿了DeepV长裙,胸前那对爱美神飞弹真是呼之欲出,他妈的!我的“小李”即时硬起来。

    经介绍后,Emily便坐在我的旁边,而April则坐在方先生身旁,接着我们便一起用膳。用膳完后,方先生的助手便领着我和Emily到了酒店的贵宾房……接下来各位大大也猜到会发生什么事啦!

    第二天下午起来,只见Emily已离开了,我就惨了,经过一夜搏斗,双脚差点无力起床。接着便和方先生与其他合夥人商讨其它合作计划,闲时还回味着昨天干Emily的境况:首先在浴室内“口爆”;接着,在床上“中出”;跟着,在客厅中内爆发;最后,在按摩浴缸内“中出”第二天晚上约十时半左右,我拖着行李在我家门口按了门铃,一会后洁茹便来门开,我拥抱着洁茹,在她脸蛋儿吻了一下,并道:“洁茹,我回来了。”

    洁茹道:“哦!快进来吧!”

    进屋后我便去洗澡,洁茹则帮我处理好行李。

    当从浴室出来,我便拉着洁茹在厅中的沙发上互相诉说着这几天所遇到的事情,当然,我不会告诉她Emily令我脚软的部份。说了一会,洁茹就满脸倦容道:“志明,今天我很累,想早点休息,明天再谈好吗?”

    我道:“好吧,我还有点文件要处理,你先回房休息吧!”

    接着,我便到厨房沖咖啡,完成后竟发觉垃圾桶后有一个空的玻璃瓶,一看竟然是18XX年的红酒瓶!他妈的,为什么我的屋子里会有这么昂贵的东西?

    这时我以极快的速度走进书房,开启我的电脑,查看我这两天不在家中所录得的档案。

    我出差后第一天的画像开始了,洁茹和平时一样放工回家,之后便看她喜爱的韩国电视剧,吃自己烹调的晚餐。到了十点钟左右,门铃忽然响起,已换上睡裙的洁茹加了一件外套后便去查看。

    一番对答后,探访的人原来是于德华(即方芸的丈夫)进来后只见他手拿一瓶类似红酒的饮品。他妈的,厨房那枝空酒瓶是他拿来的!不会吧?他怎会喝这么名贵的酒?只见他左摇右摆的跌在沙发上,道:“洁……茹……呀……你知不知道……方芸外面的……男人是谁……快……告诉我……”

    接着向前呕吐,弄到一地都是呕吐物。

    洁茹见状立刻将他扶好卧在沙发上,并道:“是不是你弄错了,方芸怎会有其他男人呢?”

    于德华道:“你……骗我……你……骗……我……”

    接着,洁茹拿了湿手巾给于德华,再道:“你先休息一下,我清理好再和你谈谈。”

    洁茹说完便脱下外衣,开始清理地上的污物。

    那个于德华仍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喝着酒,当洁茹清理完毕后,见状不禁摇头叹息,於是坐到他身旁抢走他手上的酒瓶,并道:“德华,你醉了,不要再喝了吧!”

    于德华随即伸手想拿回,并道:“不……给我……”

    这时,于德华和洁茹为了抢夺瓶酒,两人就好像在打咏春黐手一样。他妈的!只见于德华在埋身肉搏时,手腕及手肘有几次竟触碰到洁茹的胸部。

    由於争夺激烈,洁茹一不小心,那瓶酒竟掉在地上,于德华见状,“噢”的大叫一声,双手抱头,接着握住洁茹的双臂,摇着她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想喝酒……而已……小芸……小芸……不要离开我呀!”

    娘!最后他竟将洁茹抱入怀中,双手扫着她的背部,并紧紧抱着。

    接着这个于德华竟然开始吻着洁茹的耳朵,右手移前,他妈的!竟按在洁茹的胸部,并隔着衣服搓揉着洁茹的,喃喃道:“小芸……小芸……我爱你,不……要……走……”

    洁茹立即用左手捉往于德华搓揉着她的右手,身体向后倾,右手推开于德华的身躯,急道:“德华,我是洁茹啊!不是小芸,不要这样……”

    说着竟失去平衡,向后倒下,仰躺在沙发上。

    于德华乘势向前,趴伏在洁茹身上,双手捉着洁茹挥动着的双手,像一头狼狗一样,不停吻着洁茹的粉颈、耳背及脸蛋儿。由於双手被抓住,洁茹只能摆动身体、下肢和头部,不停地叫:“德华,不要!不要!我是洁茹啊!”

    只希望能摆脱趴伏在她身上的于德华。

    已经进入疯狂状态的于德华对洁茹的呼叫及举动全无反应,一只左手同时捉着洁茹的双手,一边吻着洁茹的粉颈、耳背及脸蛋儿,一边用右手搓揉着洁茹。就在此时,洁茹的右脚竟无意地踢中于德华的,受到痛楚的影响,于德华手脚一松,洁茹立刻推开于德华,半爬半走的想走进睡房,于德华则摸着,紧随在洁茹的身后。

    当洁茹刚走进睡房之际,于德华已经跑到了她后面,并用手在洁茹背部向前一推,使洁茹失去平衡,向前跌在睡床的边缘。当洁茹正想爬起来之际,于德华飞扑的从后压在洁茹身上,双手从洁茹腋下穿过,握着洁茹的用力搓揉。

    洁茹“呀!”

    的惨叫一声,像乌龟一样四肢不停地摆动,不停地叫着:“不要……呀……放开我呀……”

    希望用仅余的气力挣扎,以逃离于德华的魔爪。

    于德华没有理会洁茹的哀求,瞇起眼睛,似在享受着双手搓揉洁茹那充满弹性传来的快感。一会儿后,于德华一手按住洁茹的背部,使她动弹不得,一手伸进她的睡裙底,抠了一会,然后猛烈地向下一拉……干!他的手中竟然拿着一条撕烂了的,然后丢在一旁。

    于德华左手仍按着洁茹的背部,右手则褪下他的运动裤及,干!露出他那根已经勃硬、接近六吋长的。这时洁茹虽然趴在床上,但似乎仍感觉到于德华的举动,拼命地合起双脚,希望能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于德华利用他的双脚不慌不忙的将洁茹跪在地上的双脚分开,再掀起洁茹的睡裙,露出洁茹雪白的,洁茹不停地叫着:“不要呀……”

    于德华却完全不理,握着他的对准洁茹的,向前一挺,只听到洁茹“喔……”

    的惨叫一声,干!就这样,我的洁茹又一次被其他男人侵佔了她的。

    接着于德华便开始一下一下地着洁茹的,像疯了一样叫喊着:“死妇……你……你……”

    只见洁茹双手紧抓着床单,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不……喔……呀……喔……”

    的叫着,承受着于德华的每一下。

    这时,于德华突然停止了,将失去抵抗能力的洁茹抱到床上,开始脱掉洁茹的睡裙,露出那双给白色胸围掩蔽着的雪白。隔着胸围搓揉着洁茹的一会后,正想脱掉胸围,洁茹突然一手推开他,刚想转身翻下床之际,他竟用手抓住洁茹的长发,弄得洁茹痛苦地大叫,粗暴地将她拖回床上。

    只见洁茹仍不断地挣扎,弄得于德华像老鼠拉龟,无从入手。突然,于德华手握成拳,向前一挥,击中洁茹的腹部,洁茹“啊!”

    的惨叫一声,摸着腹部倒卧在床上。

    这刻,于德华把自己余下的衣服脱光,再将失去抵抗力的洁茹的手脚推开,双手将洁茹的胸围向上一推,两颗雪白的随即暴露於于德华面前。于德华如获至宝,一边用手搓揉、一边低头大口大口地吸吮着洁茹上的粉红色“车厘子”发出“雪……雪……”

    的叫声,弄得洁茹一对及“车厘子”上佈满于德华的唾液。

    不知是否认命了,还是腹部仍然非常痛楚,洁茹对于德华的举动仍没有作出任何反抗,只是不停地“呜……呜……”

    的哭泣着。

    过了一会,于德华将洁茹软弱无力的双脚分开,握住他的对准洁茹的向前一挺,洁茹的又再一次给于德华侵佔了。

    此刻,睡房内只有洁茹被干而发出的“呜……不要……停……喔……啊……呜……”

    痛苦呻吟声,以及于德华断断续续发出的“爽……啊……死妇……你……你……”

    叫骂声,伴随着弹簧床褥上下起伏发出的“咿咿”声。

    他妈的!想不到这个于德华的作战力居然这么强,维持着这个姿势、速度不变,连续干了洁茹接近十五分钟,而且丝毫没有慢下来或停下来的迹像。

    又过了五分钟,只见于德华的动作开始慢下来,并移侧自己的身体,再摆动洁茹乏力的身体,变成两人双双侧卧在床上,而于德华则贴在洁茹背后,开始一下一下地着洁茹的,双手从洁茹腋下穿过,不停地搓揉着洁茹的。

    看着洁茹的表情及她发出的声音,作为人夫的我也猜不到洁茹现在究竟是痛苦还是在享受。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于德华再次挪动身子,并将洁茹的身体放平,急不及待地将压在洁茹的上,开始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干着洁茹的。

    只见于德华不停地加快节奏,用尽全身气力拚命地一出一入猛干着洁茹的。突然,于德华双手狂捏着洁茹的,弄得洁茹的像扭曲了一样,再了数下,便“噢”的大叫一声,洁茹亦“喔”的呼喊一声,接着于德华的再抖动几下,便趴倒在洁茹背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妈的!看来于德华已把他的射进洁茹的内!而我亦差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