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中文网 书库 都市言情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 第24章 天体义工(六)

第24章 天体义工(六)

小说:女白领的天体生活| 作者:fiona6699| 类别:都市言情

    可可笑着说道:“那是因为它们属于同科目,交配才会产生后代。例如狮和虎都属于猫科,马和驴都属于马科。人和猪属于不同科目,互相后就算公猪将射到女人体内,也不会产生受精卵而怀孕的。”

    青青听了,脸上闪过一阵如释重负的神情,我心中不禁飘过一丝疑惑。这时,玲玲却追问道:“同科目的动物交配会产生后代。那么,如果我们人类和同科目的猴子或者猩猩,会不会产生半人半猴的怪物出来?”

    可哥被这一问,居然也一时语塞。王姐想了想,说道:“理论上应该会,就像骡子既有马的特征也有驴的特征,狮虎兽既有狮的特征也有虎的特征一样。只是到目前为止,似乎都还没有相关的记录,如果哪天真的产生了这样的生物,那可真的是惊世骇俗呢。”

    大家听了,都觉得心中有点骇然,又觉得很有趣。

    这时,我心中想到一个疑问,便提出来问道:“回到刚才那位韩裔美籍天体者的问题,按照万伯的观点,这位天体者拒绝与公猪,所以我们认为她还未达到真正的天体境界。那么,反过来说,是否要求天体者对求欢者来者不拒,才能算真正的天体者呢?如果是这样,似乎又不符合我们天体生活的理念了。”

    王姐想了想,说道:“这其中关键在于排斥与拒绝的区别。从那位达人采访中可以看出,她对公猪求欢的态度是排斥,甚至是恐惧,而不是因为不喜欢这头公猪,而拒绝对它的求欢。说明白些,这位达人是排斥与所有猪只发生性关系,而不是单纯的拒绝某只公猪的求欢。我想这是最大的分别所在。”

    可哥点头表示赞同,说道:“王姐说得对,万伯正是这个意思。就如我们平时所说,我们自认为是天体爱好者,我们崇尚天体,喜欢裸体生活,喜欢裸体与他们相处。我们并不排斥在顺其自然的情况下与异性发生任何形式的性关系,但也却不是随时随地随意接受任何异性的求欢。简单来说,我们不禁欲,却也绝不滥交。”

    听了可哥的分析,我点头表示赞同,却又想到更深一些的疑问,于是又问道:“你提及的异性,是单纯指男人,还是指所有雄性哺乳动物?”

    可可笑了笑,说道:“你提出的问题,下午我和万伯已经讨论过,我们讨论的结果,是指所有的雄性哺乳动物。天下的所有生物本就是平等一致的,人类只是众多物种的其中一种而已。如果想通了这点,就完全不会有任何的介怀和排斥。”

    我听了,沉默下来。这时我的思绪非常乱,可哥今晚提出的观点,已经远远超出了我过往对天体生活的概念和理解。可哥的观点似乎很有道理,无从辩驳,但在现实世界中如果真的发生,却不知自己能否接受,或者说是否能忍受。随便设想一下,自己能否接受与一只公狗?能否接受公狗将狗插进自己的内?能否接收公狗将狗的射进自己的体内?狗精进入人体内,是否真的确定不会产生受精卵?万一专家的论证出错怎么办?这些情景光是设想一下,已经觉得毛骨悚然,更遑论真的付诸实行?突然又想起上午自己在出租屋电梯间发生的一幕,自己不就是差点与一只公狗发生性关系吗?当时自己是多么的害怕,事后又是感到多么的庆幸。按照可哥今晚的观点,这不刚好证明自己平时自诩什么天体达人,其实离真正的天体者还有十万八千里?我的脑海里,各种各样的想法不断的迸发出来,乱的像麻篮一样……

    正当自己千头万绪,无法自理的时候,耳边传来青青坚定清楚的声音:“我赞同可哥的观点。”

    我微微一惊,收回思绪,大家都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青青。青青见大家都注视着自己,笑了笑,说道:“让我先分享下午的故事吧。”

    大家点点头,调整了一下坐姿,准备倾听青青的义工经历。

    王姐带青青到花姐家的路上,对青青简单介绍了一下花姐家的情况。花姐早年丧夫,儿子已经十几岁了,却因为有轻度自闭症无法上学,家庭就靠花姐几份散工维持生活,虽然比较拮据,但花姐还是非常的乐观积极,儿子在花姐的悉心照顾下,情况已经大为好转。青青去花姐家做义工,家务活其实没有很多,主要是帮助花姐照顾儿子小迪,引导小迪,希望通过外来人的一些新想法,或许能帮助小迪走出自闭,恢复正常人的生活。王姐特意交待青青,小迪仍属于病人,性格有点怪异,让青青千万别与他计较。青青性格十分开朗,自然满口答应,叫王姐放心。

    王姐留玲玲在车上,带着青青来到花姐家,花姐正在院子里认真地纳鞋垫,见到王姐和青青过来,非常热情的将两人迎进屋里。小迪正在屋里玩着一个很大的皮球,皮球很大,小迪整个人抱住皮球,和皮球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小迪虽然身上沾满污迹,蓬头垢面,但脸庞却长得眉清目秀,清秀俊美。花姐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小迪,笑着叫道:“小迪,快起来,来了位漂亮的大姐姐呢。”

    小迪闻言,抬起头,打量着青青。青青也笑着对小迪说:“小迪,你好。”

    突然,小迪一个翻身,鱼跃起来,跳到青青面前,亲热的叫道:“猪猪姐姐!猪猪姐姐!”

    青青一愣,低头看看自己肥胖的身躯,恍然大悟。青青性格开朗豁达,对自己的体形从来都不在意,点点头,笑着回应小迪道:“嗯。我是猪猪姐姐。”

    小迪伸出脏兮兮的双臂,向青青抱过来,青青却毫不在意,眉头都没皱一下,马上也伸出双臂,与小迪紧紧的抱在一起。王姐和花姐在一旁看到两人竟然一见面就如此的投缘,真是又惊又喜。

    王姐走后,花姐回到屋子一边继续钠鞋垫,一边和青青聊家常,小迪刚才玩累了,此时居然很听话的在一边休息。花姐对小迪一见面就弄脏了青青的衣服表达歉意,青青自然毫不在乎的表示没关系,说过来这边就是准备好了要干活的,干起活来哪能顾得了这么多,花姐非常感激青青的大度,直夸青青的性格真好。

    花姐当时上身是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T恤,下面是一条碎花裙子。黑色T恤的领口开得很宽,露出一小截深深的,下面的裙子也很短,裙摆离膝盖至少还有十公分,露出一段白花花的大腿。花姐体形也像青青一样,白白胖胖的,黑色T恤和白皙的皮肤对比非常强烈。接着,青青很快发现了一个情况,花姐T恤里面,竟然没有戴胸罩,是真空的!胸前两只豪乳将小背心鼓起两座小山峰,T恤的布料虽然比较厚,但山峰顶的两颗小顽石仍然依稀可辨。青青和花姐虽然刚认识没多久,但彼此开朗的性格,使得彼此已经很熟络。昨晚和上午的天体活动体验,令青青仍然处于兴奋状态。

    下午的天气很闷热,尤其进到屋子里面,更加感觉不舒。此刻,青青恨不得马上就将身上的长T恤脱下来,赤裸裸的享受天体的乐趣,甚至马上动员花姐一起加入天体大家庭。青青虽然是个大大咧咧,口直心快的人,但和花姐毕竟才刚相识,始终还不十分了解花姐的喜好和习惯,所以想想还是暂时强忍“欲火”更重要的是,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舒服和冲动令小迪收到了惊吓或影响,那真的就后悔莫及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花姐纳好鞋垫,青青和花姐一起将鞋垫洗涤干净并到院子挂起来晾好。花姐看了看时间,说道:“最近找了份工作,每天下午去附近一个屠宰场做清洁工作,那里很肮脏,青青妹子你就和小迪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去就回。”

    青青听了,有点惊讶,问道:“屠宰场?”

    花姐有点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说道:“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私宰点。”

    “哦。”

    青青明白了。现在每个城市虽然明令禁止私宰禽畜,须集中屠宰分配,但丰厚的利润驱使之下,还是存在不少私宰点,尤其在城乡结合部。花姐说道:“那里每天晚上屠宰,早上运出去分配,上午又运活猪过来,放下就走。下午那里没人,我就每天下午过去清洁屠房和猪圈,并将活猪清洗干净,以便晚上屠宰。”

    青青听了,摆摆手,笑道:“花姐,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来这里难道是来做客享受的吗,而且,我老家是农村的,小时候家里后院也养过猪呢,就让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花姐听了,有点迟疑。这时,小迪听到我们说话,居然叫道:“猪猪,猪猪,去看猪猪喽。”

    青青听了,笑道:“往日小迪也是一起过去的吧,你今天不让他去,他还不肯呢。”

    花姐听了,无奈只好苦笑答应。

    所谓私宰点,其实就是三间简陋的连体老房子,在山脚下,离花姐家非常近。屋仔外面看起来很普通,很不起眼,具有相当的隐蔽性。外屋是分配货物的屋子,一边放了地秤和一些工具,另一边是一张办公桌和几张椅子。中间的屋子就是屠房,花姐打开门,一阵非常浓烈的腥臭味伴随着血腥味扑鼻而来,青青一下子没做好思想准备,被气味呛了一下,肠胃一阵翻滚。花姐见状,投以关切和询问的目光。青青明白花姐的意思,如果现在想退出,是可以的,但青青很倔强,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屋子的窗户全部用木板封了起来,完全没有光线。花姐打开灯,里面是案桌和屠宰的器材,边上有一些货架,还有一个衣柜。花姐打开排气扇,空气流通了一会,腥臭味才稍稍减轻,青青也渐渐适应了屋子的味道。

    花姐说道:“里屋就是猪圈,养着几头活猪。清洁完这里,待会还要打扫猪圈和清洗活猪。”

    青青笑道:“知道了,我们这就开始吧。”

    花姐“嗯”了一声,却迟迟疑疑,没有动手。青青有点奇怪,刚想发问。这时,一旁的小迪跑到屋角的衣柜前,打开柜门。接着,小迪居然做出了一件青青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只见小迪手脚并用,利索麻利,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将衣服塞进柜里,赤条条的转过身,指着花姐,叫道:“衣服!衣服!”

    青青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看赤条条光溜溜的小迪,又看看一旁的满脸尴尬的花姐。花姐满脸尴尬,过了半响,才支支吾吾的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这份工作虽然脏累,但报酬不错,我就毫不犹豫接下来了。这里实在太脏了,脏物很容易溅到衣服上,尤其是血污,非常难清洗。后来我发现,我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这里根本没人,所以我就干脆把衣服脱下来干活,身上沾点脏污不打紧,完了冲洗一下就干净。”

    青青恍然大悟,大笑着说道:“这太好了,花姐你应该早点说出来嘛!”

    花姐一愣,一下子还不明白青青的意思。青青咧嘴一笑,双手抓住T恤下摆,“嗖”的一声,就把T恤脱了下来,抓在手里。青青里面本来就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的,一下子,青青就变成赤裸裸、一丝不挂的状态了。花姐有点吃惊,盯着光溜溜的青青,似乎不敢相信,青青则笑嘻嘻的回应着花姐。片刻,青青才笑着说道:“花姐,不瞒你说,天气实在是太闷热啦,刚才在屋子里就想脱下衣服了,只是怕你在意而已。原来花姐你也喜欢裸体干活,小迪也喜欢裸体玩耍,那实在是太好啦,现在舒服多啦!”

    花姐惊讶的问道:“青青,你里面竟然…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青青哈哈大笑,说道:“这算什么,我和姐妹们在家都是这样子的,我们还试过就这样到街上呢。”

    花姐更惊讶,问道:“就这样?不穿衣服上街?”

    青青笑道:“是呀,不过是半夜三更,不是大白天啦,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和你说吧。”

    这时,小迪跑过来,抢过青青手中的衣服,塞到花姐手里,又指着花姐叫道:“衣服!衣服!”

    花姐回过神来,呵呵的笑着说:“既然青青你不介意,那真是太好了,我刚才不让你来,就是担心这个呢。”

    一边说,一边把身上的T恤和裙子脱了下来。此刻,屋子里的所有人已经全部都变成了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状态。青青打量了一下花姐,只见花姐体形和青青一样,肉嘟嘟的属于肥胖型,两只大像吊钟一样挂在胸前,的杂草丛生,非常浓密,像黑森林一样分布在周围。虽然年近中年,且生活状况不太好,但花姐的皮肤居然还保持得非常好,白皙而又细嫩。虽然粗膀大腰,却也浑身散发着中年熟妇的韵味和魅力。

    这回,又轮到青青吃惊了。原来花姐外衣里面,也是和青青一样,是完全真空的,不但没戴胸罩,连也没有穿。青青指着花姐,笑着说:“花姐你刚才这么大反应,原来你也是一样,不喜欢穿衣服,喜欢裸体的呀!”

    花姐听了,脸上有点发红,摆手说:“没有啦,我只是在这里干活才这样的啦。”

    青青笑道:“花姐,那我问你,在这里裸体干活,是不是觉得很自然、很放松呢?”

    花姐微微一愣,想了想,笑着说:“嗯。确实是的,本来这里地狱般的环境,又闷又热,一开始我差点坚持不下去。后来无意中尝试不穿衣服,裸体干活,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放松很多,干活也特别愉快。现在……现在我每天都盼着过来呢。”

    青青笑道:“花姐,你现在只是体验了裸体工作的乐趣而已,你还没体验过裸体生活更多的美妙呢。”

    花姐喃喃道:“裸体生活?”

    青青笑道:“对呀。就是裸体做饭、裸体吃饭、裸体做家务、裸体睡觉……总之,裸体做一切事情。”

    花姐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和期盼,轻声道:“裸体生活?这样可以吗?”青青哈哈大笑,说道:“你试过就知道啦,包保你爱上裸体生活的方式,觉得衣服完全是束缚,是累赘。哈哈!”

    花姐听了青青的话,被逗得笑了起来。花姐胸前两只大没了衣服的束缚,随着花姐的笑声一晃一晃的跳跃不止,看得青青眼睛都花了。

    随后,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拿起清洁工具,开始屠房的清洁工作,小迪则在一旁自己玩耍。就如花姐所说,屠房脏污不堪,到处是脏秽之物,不一会儿,赤身裸体的两人白皙的皮肤上,就沾满了点点滴滴的血污或泥巴等污物,但两人有说有笑,一点也不介意,因为只要对方拿起水管,往身上喷射几下,污物马上就去得一干二净。不但如此,闷热的夏天干活,身上自然容易出汗发热,凉爽的自来水冲在赤裸的火热的身躯上,是说不出的舒畅。两人有说有笑,互相协调,一点都不觉得累,很快就将屠房清洁干净。

    看着原本脏污不堪的屠房,现在变得干干净净,青青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屋子中央摆着大理石制作的案桌,每天,屠夫们就是在这里将猪只开膛破肚、大卸八块,然后再分门别类拿到外屋。看着干净的案桌,青青突然想起一句老话:肉在案上,任人刀俎。现在传说中的案桌就在眼前,青青突发奇想,很想亲身体会一下“肉在案上”的感觉!青青是大大咧咧,想到就做的女孩,马上笑嘻嘻的爬上案桌,仰面躺在冰凉的案桌上。赤裸的皮肤贴在冰冷的大理石,青青感觉很舒服,想到这是平时用来宰猪的案桌,感觉又变得很刺激,很奇妙。花姐看着肥嘟嘟的青青像一只待宰的小肥猪一样躺在案桌上,四仰八叉的,模样实在有趣,也不禁童心大发。只见花姐拿起水管,一边向案上赤身裸体的青青喷水,一边说道:“好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肥猪呀。”

    青青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叫道:“来呀,来宰我呀。”

    花姐放下水管,笑着走上前,摊平手掌拇指微屈,做成手刀的模样,伸出手,在青青肉嘟嘟的肚子上比划着,模拟将青青“开膛破肚”青青闭上眼睛,想像着自己正在被花姐这个赤身裸体的性感的“屠夫”剖解,感觉竟是十分的奇妙和奇特。

    正当青青迷迷糊糊的享受着这难得的体验,突然感到一阵阵的麻痛,像是被什么粗糙的东西摩擦。青青睁开眼,只见光溜溜的小迪站在身边,手中拿着一把刷子,正在用力刷洗自己的,被粗糙的刷子磨来磨去,又酥又麻。旁边的花姐微笑着看着小迪戏弄着自己,不但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笑嘻嘻的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小迪见青青睁开眼睛,笑着叫道:“猪猪姐姐,猪猪姐姐!洗刷刷,洗刷刷!”

    青青一愣,才反应过来,原来小迪真的把自己当成是一直小猪猪了!青青又恼又气,翻身坐起,一把抢过小迪手中的刷子,顺手一手拉住小迪,笑道:“我也来帮你洗刷刷,洗刷刷!”

    就想往小迪身上刷过去。没想到小迪竟然很灵活,一扭身就挣脱了青青的掌握,跑开了两步。青青光溜溜的跳下案桌,向小迪扑过去。小迪一下子没闪开,居然被青青紧紧的抱住。青青哈哈大笑,伸手向小迪的刷去,小迪左右扭动,极力挣脱青青的掌握。谁知,由于地上到处是水,非常湿滑,两人扭斗之下,一个打滑,竟然双双摔倒了地上,在地上翻滚起来。此时,两人身上都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两团白花花的肉团在地上扭打翻滚,就好像两只小白猪一样,看得花姐眼花缭乱。两人耍闹了一会,花姐笑道:“时候不早了,该去清洁猪圈啦。”

    青青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小迪,站了起来。两人光溜溜的身上,沾满了地上的污水,但两人一点都不在意,还在笑嘻嘻互相看着对方。花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摇着头,拿起水管,向两人身上喷洗。青青和小迪笑着跳着,搓洗着身上的污迹,享受着凉水冲到火热的躯体带来的极致舒畅。

    冲洗干净身子后,花姐带着众人走向里屋。一边走,青青和小迪还在不停的你拍我打,嬉闹不停。小迪似乎对青青胸前两只硕大的特别感兴趣,总是想方设法伸手玩弄青青的,尤其喜欢抓捏两颗长长的。一旦捏住了青青的,便兴高采烈的捏紧往外扯拉,痛得青青龇牙咧嘴的。青青屡次小心躲避,还是被灵活的小迪抓到了几次,看着兴高采烈的小迪笑得这么开心,青青虽然吃痛,心里不断笑骂着小迪:“这人小鬼大的家伙!”

    却也被小迪的天真烂漫感染着,觉得自己也很开心,很快乐。

    打开房门,一阵猪圈特有的腥臭味,伴随着发酵的潲水味和粪便味,扑鼻而来。众人走进里屋,只见屋里的一边是猪圈,屋角一条水沟通向屋外,猪圈用砖块砌了隔离,地面和墙面都用水泥简单重新批荡打磨过,比较光滑,便于清洁。猪圈里有几只活猪,猪圈地面满是粪便和潲水,猪只身上也是沾满脏物,污秽不堪。看到有人进来,猪只都跑过来“嗷嗷”的叫着。花姐看着猪只,略带伤感的说道:“每次看到这些无忧无虑、活泼可爱的猪猪,想到它们晚上就要被全部杀掉,心里真的有点于心不忍。”

    青青没想到花姐竟然如此的善良,也有点感动,想了想,笑说道:“花姐,你也不用太难过了,猪猪它们今世为猪,应该是上辈子有些孽债,现在已经还清了,今晚过后,它们马上就可以重新轮回,重新做人了。你看它们这么高兴,说不定也是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告别猪的生涯,重新投胎做人,觉得很开心呢。”

    花姐被青青这番没头没脑、天马行空的话说得一时没反应过来,微微一愣,恢复笑容,说道:“青青你真会说话,居然连轮回都被你搬出来了。对,确实应该往好处想的。”

    青青见花姐恢复了笑容,拍着手,高兴地说道:“那我们这就开始工作吧。”

    花姐笑着“嗯”了一声。

    花姐瞄了一眼屋角的潲水桶,看到还有一些剩余的猪潲,笑着说道:“让它们再吃点吧,晚上也好做个饱死鬼上路。”

    青青听了,哈哈大笑,花姐也被自己的突发妙语逗得笑了起来。笑了一会,花姐停下来,真诚的对青青说道:“青青,认识你真好,你这么漂亮聪明,又如此的善解人意。在你面前,我觉得整个人非常轻松,完全做回真正的自己,一点伪装都不需要,任何的掩饰都是多余的。”

    青青笑着说:“花姐,你太客气了,能认识你和小迪,我也是觉得非常的高兴,也让我体验了很多乐趣,学到了很多东西,得到了不少感悟呢。”

    说完,两人情不自禁的伸开双臂,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此时,两人身上都是赤裸着身体,没有任何衣物的阻隔,两人温暖的肌肤彼此紧紧相贴,互相感受着来自对方心底里传来的最直接、最真实的温馨和感激。

    许久,两人才松开手来。花姐提起潲水桶走进猪圈。令青青惊讶的是,赤身裸体的花姐将猪潲倒进食槽后,并没有马上走出猪圈,而是在争相抢食的猪猪旁边,坐了下来!地上满是脏脏的粪便和潲水,花姐身上干净无瑕,却一点都不在意。花姐温柔的看着身边争相抢食的猪猪,并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身边的猪猪。争相抢食的猪猪身旁多了一个“异类”似乎不但不排斥,还表现得很“亲近”只见几只猪猪吃完食槽里面的猪潲,都扭过头来,围着花姐,用长长的嘴巴拱弄着花姐毫无遮掩的身体,猪猪一边拱弄,一边发出欢乐的“嗷嗷”的叫声。花姐被猪猪“围攻”虽然有点“手忙脚乱”却一点都不排斥,反而显得很开心,一边咯咯的笑着,一边伸出双臂与猪猪们嬉闹着。接着,花姐干脆直接躺了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脏污的地上。其实此时,原本干净无暇的花姐,浑身早已被猪猪弄得脏污不堪,浑身沾满了脏物,与猪猪们已经完全融为一体。猪猪们见花姐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更加肆无忌惮的踏步向前,用长长的嘴巴拱弄花姐身上的每一个部位,肩头、、,……都是猪猪“进攻”的目标。花姐被猪猪们弄得左右翻滚,狼狈不堪,却发出发自内心的,开心的笑声。一旁的小迪拍着手,呀呀的欢呼着,青青却看得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半响没发出声音来。

    过了好一会,几只猪猪玩累了,散了开来,各自爬到一边歇息,花姐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出猪圈。青青定眼看去,只见花姐披头散发、蓬头垢面,浑身猪粪猪潲,黑一块白一块的,就像一个女野人似的,但脸颊绯红,两眼迷离,又像是一个思春的少女一般。青青看着花姐这副模样,不禁伸手指着,哈哈大笑起来。花姐随手拍拍身上的脏物,却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微笑着说:“让你见笑了呢。”

    青青慢慢止住了笑,摆摆手,笑道:“花姐,你能在我面前毫不拘束的做回真我,我真的是很高兴,很感动呢。”

    花姐此时也像个小姑娘一样,侧着头,咯咯的笑着。突然,花姐伸开双臂,就向青青抱过去。青青看着脏兮兮的花姐,“啊”的惊呼一声,本能的就想闪身而躲,但花姐的动作何等利索,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一下子被满身猪粪猪潲的花姐紧紧抱住。花姐一袭得手,抱住青青后,与青青贴身左右懦动了几下,然后放开手,退后几步,微笑着看着青青。青青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已经被弄了一身的猪粪猪潲,回过神来后,气急败坏的就向花姐冲过去。花姐转身跳进猪圈,笑着叫道:“来呀,有胆你就过来呀。”

    青青年青气盛,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挑衅,早已急怒攻心,哪里还管他三七二十一,咬咬牙,跟着跳进猪圈,与花姐扑倒在地,厮扭起来,再也不管什么猪粪猪潲……接着,一旁的小迪也加入战团……再接着,四周养足精神的猪猪也加入战团……

    小小的猪圈,此时成了世外的失乐园,几个人、几只猪,忘情的欢乐,忘情的嬉戏,完全融为一体,彻底超越了异类物种的界限,开始是青青、花姐与小迪人与人之间的厮扭,后来又变为三个人与几只猪互相嬉闹,再后来,又变成了三个人各自分开,与不同的猪猪嬉戏翻滚。青青与一只白嘟嘟的小公猪嬉闹着,青青一次又一次的抱着小公猪,在地上翻滚,赤裸的肌肤与小公猪紧密相贴,虽然人猪殊途,却完全没有任何隔阂,小公猪把青青拱倒在地上,对着青青赤裸的身躯上下拱弄,拱得不亦乐乎。青青也向小公猪完全敞开心胸,让小公猪尽情的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欢乐的烙印。小公猪伸出长长的猪嘴,不停的吮舔着青青皮球般的大,又伸出舌头不断的挑拨着青青的,弄得青青是浑身瘙痒,咯咯的笑个不停。小公猪弄得兴起,甚至伸出自己的,试图插向青青的,忘情的欢乐当中,青青对小公猪完全没有任何的抗拒,任由小公猪细长的自由进出自己的身体……

    另一边,同样的情景也同时发生在花姐与另一只公猪之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